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沾花惹草 > 第八章:校长办公室里八的疯狂【精彩】
    林越如搓烟叶一般,将陈敏的裤袜从两条修长的上顺利脱下,一直到可爱晶莹的美jiao上。陈敏常年养尊处优,所以她的小脚是白白嫩嫩地,可爱之极,丝毫没有一丝的汗味,反而有一种奇异的香气,林越用自己的大手将它们一一握住,入手的全是光滑细腻。

    林越从未想到,妇人的脚,也可以这么地好看。

    古人说美jiao如玉莲,真是真理啊,陈敏的脚简直就像是艺术品一般,每一处都透着雪白,嫩滑。

    林越忍不住低下头来,在陈敏紧绷的脚背之上轻轻一舔。

    “恩”陈敏受到林越的攻击,不由自主地将整个娇躯向上弓了起来。林越没想到陈敏的脚竟然也是个敏感地带。

    林越见美人这么敏感,不由验得用手指在她脚心光嫩的皮肤上按了按。“咯咯”陈敏竟然放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林越,别挠了,咯咯,姐姐怕痒。”陈敏一边不住地上下弓着身子,一边扭动着美jiao,试图从林越的手中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林越听美妇人软语相求,又看见她那被黑色小裤裤包裹着的美丽花瓣似乎已经开始湿润了,在娇躯一起一伏之间,有许多萋萋芳草,已经耐不住寂寞,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林越当下放弃了对美jiao的把玩,探着身子,来到了两条修长雪白的中间,那里有着浓郁的蜜汁气息。他伸出手来,隔着薄薄的黑色小布料,在上面一按。

    “恩”陈敏一声娇哼,花瓣立刻湿润了起来,小裤裤上出现了一丝铜钱大的痕迹。陈敏的身体本来就很敏感呢,几乎全身各个部位都是敏感源,被林越这小试牛刀这么一弄,已近是流水潺潺,饥渴难耐了。

    她自觉的将肥硕的玉臀高高抬起,花瓣几乎碰到了林越的鼻子,还摆动了几下,美人的意思林越很清楚,他不再犹豫,顺利的将黑色的小neiku褪到了根部,林越终于见到了陈敏无比动人的秘密花园,前天是情况紧急,并没有太多的时间来仔细观察,今天,可以好好欣赏着美丽动人的景色了:陈敏的花瓣呈现出的粉红色,浓密的芳草因为缺少修剪而稍显杂乱,有少许因为被渗出的玉液浸湿而伏贴在两个娇嫩的肉唇的两边。

    它们散发着叫人发狂的气息。

    林越急切的将内ku沿着陈敏修长的拉出扔在一边,然后有些手忙脚乱的解除了自己的武装,胯下的金箍棒从里解放出来的时候已经呈现一柱擎天的态势,硬得有些发胀。在林越脱衣的同时,林越注意到陈敏的美眸张开了一条小缝在偷偷张望,当林越的粗壮暴露在空气当中的时候,陈敏发出了极其轻微的一声惊呼,虽然自己的小妹妹被这根棒子进入多次了,可是今天在明亮之处再次看见它,陈敏还是一阵的惊叹。随即想起它带给自己的那种充实,的感觉,身子又稍微丢了一些。

    林越轻轻的伏在了陈敏的身上,陈敏睁开眼睛羞涩的看了林越一眼,又立刻闭上了眼睛。虽然渴望,但是,身为人妇的副校长,还是有许多的害羞。但正是因为这种害羞和顾及,却叫两人的结合更加的刺激动人。

    注意到陈敏的michu已经足够湿润了,林越没有再迟疑,用手引导着坚硬如铁的小林越抵住了陈敏的蜜xue,在两人下ti接触的一刹那,林越明显感觉到了陈敏身体一颤。

    林越并没有立刻就采取行动,而是低下头去找陈敏的樱唇,陈敏娇喘微微的樱唇自动迎了上来,与此同时她的一双缠上了林越的腰部,而她的柔荑则圈住了林越的身体用力往下一拉,「噗哧」一声,小林越顺着玉液的润滑,一下子充满了她的花谷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林越和陈敏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呼,林越只觉得自己一下子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所在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紧了,林越只觉得小兄弟被四周的秘肉紧紧的包裹着,一种强烈的快感直冲大脑,想不到陈敏的女儿都已经快成年了,她的蜜xue却如处女般紧窄狭小。

    注意到陈敏轻轻皱起了眉头,林越柔声问道:“敏敏,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只有在两个人相对的时候,林越才会叫她“敏敏”

    听到林越关切的声音,陈敏羞涩的$第*一*文*学*首*发$睁开美眸看了林越一眼,以轻如蚊蚋般的声音道:“我还好,只是一下子有点不适应,而且…而且…你的…太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她羞涩的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颤抖。本来还能保持住自己理智的林越,被陈敏这充满诱惑的媚态逗得焚身,再听着这熟妇口中说出娇娇软语,林越再也忍不住了,双手搂着陈敏的腰部就开始抽dong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陈敏紧咬着银牙,不让自己的小嘴里发出让自己脸红的声,殊不知这恰好适得其反,有如火上浇油般刺激得林越欲念更旺,最后一丝的怜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当中被烧掉了,林越兴奋如狂,双手搂着陈敏的纤纤柳腰就是一阵狂chou猛cha,顿时室内响起一阵急促的撞击声,「啪」、「啪」、「啪」有如急促的鼓点,敲在林越们的心房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林越……轻点啊……啊……”陈敏似乎不堪鞑伐,从咬着一绺秀发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求饶的声音,但她的身体却背叛了她的内心,她的双手紧紧的将林越的身体拉向她,同时腰部剧烈的挺动着,迎合着林越一次又一次的冲刺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、此退彼离,她们配合的如此默契,彼此完全适应了对方的节奏,什么「九浅一深」、「三浅一深」之类的技巧完全显得多余,每次都是尽根chou出,然后再深深的插ru。陈敏的tun部像是安了电动马达似的,飞快的颠动摇摆,恰到好处的配合着林越的每一次进攻。

    “啊…啊……这下好深……啊……林越……啊……”强烈的快感终于让陈敏变得狂野起来,她不再刻意的压抑自己的情感,开始放声娇吟了起来。这可能是她平生的第一次叫chuang。因为林越实在是太会弄了。看着身下的陈敏媚眼如丝,娇靥似火,娇喘微微,秀发披散,浪态毕露,挺动如狂,林越更加兴奋,发狠狂chou猛cha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…林越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随着陈敏一声悠长的尖叫,一股清凉的液体从她的蜜xue的深处涌出,与此同时林越只觉得肩膀一痛,差点没叫出声来。用牙齿在林越的肩膀上留下纪念之后,达到高chao的陈敏软软的瘫倒在床上,张着小嘴直喘气。

    林越静静的伏在陈敏的身上,用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,听着她急促的呼吸声,心中变得一片清明。不知过了多久,陈敏渐渐的从高chao的余韵当中清醒了过来,感受到林越仍然留在她体内的,她的呼吸又变得急促起来了。林越心中暗笑,双手却在她的胸前加速活动起来,着她的。

    刚刚经历过一次高chao的胴ti显得十分的敏感,不多一会儿,陈敏又双目赤红,媚眼如丝,她咬着林越的耳朵用腻得发甜的声音道:“林越,这次让我来服侍你吧?”说着她就搂着林越一翻身,变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势。

    林越见妇人这么主动,真是心中大喜,心想这女人要是接受了一个男人,真是什么事情都心甘情愿的。或者说,在三江大学的副校长办公室里偷qing,叫陈敏本身感到了巨大的刺激。不过此时林越已经没心思想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林越……你好棒……”陈敏一刻也不停息的在林越身上颠弄起来,让林越感受到了她狂野的一面。在此时此刻,这个高贵文雅的女校长,终于真正放开心胸。但是因为面对林越的关系,陈敏的脸上带着一丝的羞意,双手撑在林越的胸前用力的上下套弄着。

    「噗滋」、「噗滋」的抽cha声从相接的部位不断传来,随着陈敏的上下颠弄,她胸前的一双硕大肉球也激烈的摇晃着,在空中荡起一片的ru波。而她的满头秀发更是披散着,随着她的动作而在空中飞舞着,更增几分狂野风情。

    林越忍不住伸出双手握住了陈敏胸前跳动的两只玉兔,同时腰部也用力的向上挺动着,配合着陈敏下坐的节奏,一切都显得那么和谐,林越忍不住赞叹道:“敏敏……你真好……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羞涩的朝林越嫣然一笑,俯来亲了林越一口,腰部扭得更急。一时之间,「噗滋」「噗滋」之声大作,而席梦思床也发出了不堪负荷的抗议,「嘭」

    「嘭」之声大作。渐渐的,陈敏的身上出现了一层细细的汗珠,随着她螓首的摆动,滴滴香汗也四处飞溅。林越的双手从她的胸前收了回来,转而托住她的柳腰,助她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“啊…嗯……林越……啊……你怎么还不来啊……我,我……又不行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敏香汗淋漓,张着小嘴直喘大气。这种女骑士的姿势对于女方来说,由于能够自主的控制角度、力度和深度,所以会让女方能够获得更强烈的快感;而其缺点就是对女方的体力要求较高,现在陈敏就明显的呈现出了强弩之末的颓势,套弄的速度开始变慢了。

    林越精关稳固,就是再弄个一天也是没有一点的问题,但是他不能不顾及陈敏的感受。所以决定满足她的愿望。

    “敏敏你在东东……我就给你……”林越在美人的耳边说道。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从下面传来,陈敏知道自己快不行了。林越托着陈敏的柳腰,用力的上下抖动陈敏的身体;而陈敏听到林越也快到了,也是顾不得自己已经是满头大汗,鼓起余勇加速挺动,同时口中娇吟着道:“林越……我也快不行了……我们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敏敏……你坚持住……”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,林越闭上了眼睛,放开了对精关的控制。

    啊,要来了,林越忍不住大叫一声:“大姐…我来了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憋了许久的猛烈的在陈敏的身体内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几乎与此同时,陈敏也迎来了自己的再次高chao:“啊……啊……我也来了……啊……”随着陈敏悠长的娇吟,她的娇躯软软的倒在林越的身上,林越们紧紧的相拥在一起,静静的体味着高chao后的余韵。

    “美吗?”许久,林越一边把玩陈敏的肉球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说呢,你这个小坏蛋快把人家弄死了。”陈敏此时还沉浸在刚才的余韵之中,埋首在林越怀中,手指在他健壮的胸前划着圈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有什么话比这个更能满足男人,林越的小兄弟再一次顶到了陈敏的小腹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陈敏被林越这种变态的强壮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好人啊。我等会还要开一个会呢,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林越低下头来亲了陈敏一下,“好敏敏,我怎么会叫你为难呢?”

    感受到林越细心的温柔,陈敏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静静地伏在爱郎的心上,听他有力的心跳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回家没?听说,阮市长回来了”林越说完这句就后悔了,害怕引起妇人的不快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打了个电话问我,说是下周,副总理来越州,他忙,并没有回家。我也没有回家”陈敏似乎对此没有感觉,说起阮正平来像是个无关的人一般,看来又是一对,名分上的夫妻。“再说,前天人家那里都被人弄的肿了起来,叫人家怎么回家?”陈敏害羞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个大傻瓜,有这么好的女人不要,他不疼你正好,我来疼你。”林越将怀中的妇人紧紧抱住,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陈敏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林越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今天来不是说录证词吗?”陈敏这才想起林越到来的目的。

    林越哈哈大笑,开始在床上为美人作起记录来。

    记录其实就是一道手续问题,陈敏说的基本上就是林越看到的和推测出来的,只是要陈敏的一个签字而已。( 沾花惹草 http://www.jlxs8.com/4_4674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