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> 47.第四十七章 心中的魔鬼(2)
    [第1章痞子成长之清纯时期]

    第47节第四十七章 心中的魔鬼(2)

    虽然这个中年男人只是保安不是警察,但我还是对他保持高度的警惕,因为他们身上或多或少会有警察的的敏锐度,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保安,他们除了警察的敏锐度意外,往往还带有侦探和刑警的情节,总喜欢刨根问底,伺机发现那些流窜犯,我最担心的是,我是不是已经被通缉了,也许小区的布告栏上已经在悬赏令上已经贴上了我的照片,我想那张照片一定很难看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

    我站起身,一副谦恭的样子,“保安大哥,我在这等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保安侦探情节立马显露出现,“等谁?”

    要是在以前我肯定不会搭理他或者回一句“你管得着吗?”,但现在我是做贼心虚,不得不由着他的性子,模棱地笑着说,“嘿,等一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刨根问底,“你们友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我咽了咽口水,胡编一个名字,“刘强。”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大众化,同名同姓的概率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他是做什么的。”中年保安目不转睛的盯着我,表情一丝不苟,看得出他已经完全进入了他幻想的“角色”。

    我心里暗想着保安怎么这么难缠,但还是陪个笑脸,“做生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中年保安若有所思,“是不是五号楼那个刘老板。”

    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,“应该是吧。”原来保安和警察在业务能力上还是差很大一截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一辆奥迪车打着左转向灯朝这边开了过来,开到小区大门口时车停了下来,车窗打开后一个带着墨镜,涂着艳丽口红的女人问保安道:“孙师傅,是找我的吗?”

    保安也认识那个女人,赶紧说道:“是的,是的,刘太太,他找刘老板。”

    女人打开车门,穿着一件红色露肩连衣长裙,脚上套着一双亮面玫红色高跟鞋,远远看去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。

    这个被保安称为“刘太太”的女人摘下墨镜,用她那双修长而又魅惑的眼睛把我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翻,“是我照的家教,我还以为是个女的,结果是个男的,算了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我疑惑地看着这个女人,不知道她在说什么,“你是?”

    女人戴上墨镜,把手抄在胸前,说,“是我打电话找家教的,我给你们家政中心的人说了要招个女的,结果还是给我送个男的过来,而且还是个学生,不知道水平怎么样,算了,先试讲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算是听懂了,这个刘太太打电话在家政服务中心找了个家教,他把我当家教的了,我刚想否认,我偶然看见不远处有两个穿着警服的人走了过来,出于做贼心虚的心态,我赶紧跟着女人上了车,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女人将车开进了小区,这个小区是别墅区,里面建着各式各样的别墅,女人的车停在一个黄色别墅楼前,“你先下车,我把车停车库。”

    我下了车站在别墅楼前,望着女人开着她的奥迪进了车库,我在犹豫是不是该溜了,但转眼一下,要是自己溜了岂不是更遭人怀疑,说不好这女人以为别墅区混进了贼报了警,那我岂不是自己挖坑往里跳啊,可转眼一想,要是跟着女人进了别墅,万一真的家教来了,她岂不是还是把我当贼,到时候还是要被送到警察局里,这也是自投罗网,正当我权衡两难之际时,女人已经停好车,踩着她那玫红色的高跟鞋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进屋吧。”女人说着就扭着她玫红色的腰肢往别墅大门走去,我只能跟在她后面见机行事。

    女人刚打开门,女人的手机响了,“喂,谁啊。”女人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很有气势,一看就是那种富人家的阔太太。

    “家政中心,我正想打电话给你们啊,我说要招个女的,结果……”女人对着电话不停地数落起来。

    我一听是家政服务中心的电话,知道自己要露馅了,额头直冒汗,心里盘算着怎么编故事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你们这已经来了一个家教老师了,我先暂且试一试吧。”估计家政那边还没搞清楚情况,而这女人似乎没有耐心听对方解释,顺手就将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女人挂掉电话,回头看我满头热汗,“有这么热吗?你先歇会儿吧,那边有水,自己倒吧,我先上楼一趟。”说着女人顺着蜿蜒的楼梯上了楼。

    我那颗不安的心算是平复下来,总算是逃过一劫啊。

    我背着包坐在沙发上,大概是跑了一天,整个身体都散发着腥臭的汗水味,自己都觉得熏得难受,坐在这白净的沙发上感觉浑身不在,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,怕弄脏了女人的沙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背着包啊。”女人似乎对长裙情有独钟,她已经换了一件黄色长裙,变成了一朵黄玫瑰。

    “习惯了。”我说,她怎么知道这里面装的可是一大包火红的钞票呢。

    “放一边吧,又不是背的什么宝贝,没人要你的。”女人摇了摇头,觉得我是一个怪人。

    我怕她怀疑,傻傻一笑,把背包放在我的脚边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”女人见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“多大了?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:“孙刚,刚二十。”我不想告诉她我的真名字,毕竟我是在逃的杀人恶魔。

    “哦,比我小五岁。你叫我红梅姐吧。”女人似乎在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刚上大学吧,你英语怎么样。今天你就帮我补英文吧。”女人把茶几上的玻璃水杯推到我身边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女人要家教,我好奇地看着这个女人,“你要补习英语?”

    “我老公要出国,所以我得好好补习英语,本来是让你们家教找个有经验的女老师的,没想到居然派你这年轻的大学生,那就凑合着先补习吧,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”,我叔曾经给我说过,男人不可以说“不行”,不然会被人笑话的,我那时候还小不懂,长大一点我才明白,男人说“不行”之所以会被笑话,是因为他们总会联想到生理上的“不行”,一群无聊的已婚人士。

    “可以,没问题。”我硬撑着说,内心里是一阵惶恐的,因为我的英语水平我自己清楚,骗骗幼儿园的小朋友还可以,但是忽悠这个比我大五岁的女人,我没有底气。( 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http://www.jlxs8.com/4_4199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