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> 10.第十章 浴室魅影
    [第1章痞子成长之清纯时期]

    第10节第十章 浴室魅影

    有时候拳头的力量能发泄你心中的愤怒,我不知道我嘴里骂的“王八蛋”是骂的曾凯,还是电话里的那个男人,但我却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到曾凯的那张难看的脸上了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

    可能是转身的距离不够,也可能是曾凯的反应太快,我脑子里一片空白,兴许是我的拳头碰到了他的牙齿上,因为我的手传来火燎燎的疼痛感,我看见曾凯的嘴角突然地渗出一股鲜血,他的嘴皮被我打破了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……”曾凯嘴里含糊地吼叫道,随即从他鲜血淋淋的嘴里吐出一颗雪白的大牙,大牙上甚至能清晰地看见牙龈上的红肉,他的手上一片血肉模糊。刘艺看到曾凯吐出的牙齿顿时尖叫起来,“你的牙……”

    饭店老板看架势知道打架斗殴在所难免,于是未雨绸缪地嚎叫道,“要打架出去打……”

    曾凯这次真的是被我激怒了,根本就没听到老板的忠告,双手往桌缘下方一放,重重地把桌子向我掀了过来,桌上的碗碟顺着桌子倾斜的重力“哗哗”地往下掉,撞击在地上发出破碎的“叮叮当当”的声音,我望身后一退,躲过了向我掀来的桌子,碗碟破碎时溅起的碎片溅到我的腿上,我感到一阵钻心般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,谁掀桌子,谁赔……”老板歇斯底里地吼叫道。

    曾凯没有理会老板,一拳就给我打了过来,由于中间隔着一个桌子,我只是本能地往后一仰,他没有打中我,我一脚踹了下倒地的桌子,桌子的折叠腿撞到了曾凯的小腿骨上,曾凯一个踉跄扑倒在折叠的桌子腿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……”刘艺见曾凯扑倒在桌子腿上,立马上前去扶曾凯。

    曾凯似乎不依不饶,从桌子下捡起一块碎瓷片就给我扔了过来,他的速度很快,我没有预料到,所以根本就没来得及的反应,“啪”的一声碎片发出撞击的声音,好在碎瓷片扔偏了,不然我小命不保,因为我能清新地看见墙上被碎瓷片击出的一个深坑。

    “手流血了……”刘艺惊声尖叫道,可能是刚才扑倒在桌子腿上时,手不小心碰到了碎瓷片,鲜血顺着他的手滴在地上,像未关严的水龙头一样。

    曾凯忍着疼痛,似乎还要对我动手,刘艺拽着他,“欧阳,你还不走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人似乎不愿意这么精彩的打架场面就此结束,有人煽风点火地喊道:“踢他啊……”周围的怂恿声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我见这阵势怕事情会闹大,而且我先动的手,过错方在我,刚才自己也是一时之气,看着眼前愤怒的曾凯,还有惊慌失措的刘艺,我转身出了饭馆,听见饭馆里曾凯以胜利的声音喊道:“你他妈的有种就别走啊,孙子怕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曾凯骂我“孙子”,我突然折回去再揍曾凯一顿,可是我突然觉得,我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,我应该打电话给骆小仙。

    “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……”骆小仙的电话居然占线,我开始焦躁起来,不好的念头以及乱七八糟的画面不断地在我脑海里涌现,像是那阻不断的洪水一样。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第三个电话我终于拨通了骆小仙的电话,可是里面的声音不是骆小仙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骆小仙呢?”我焦急地问道,心里惴惴不安。

    “骆小仙喝醉了,她睡了,我是她室友。”里面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在哪儿?”我心里还是不放心,不过还好是个女生。

    “我们已经回宿舍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是谁送她回来的?”我的语气依然很急迫。

    “是我啊,还有另外一个室友?”

    “真的?我十几分钟前骆小仙打电话怎么听到有男的声音啊。”

    “哦,可能是听错了吧,饭店里人也挺多的,可能你听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难道是我听错了,我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敏感,我依然怀疑电话里的那个男人,甚至我开始怀疑接电话的女生是不是那个男人临时找的托。我脑子里越来越乱,像一锅搅拌不开的浆糊,我控制不住我的脑子,不断地胡思乱想,我感觉我快疯了一样,也许是我太想念骆小仙了,对骆小仙的愧疚似乎让我越来越不自信,越来越害怕失去骆小仙,我感觉我整个人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夜晚的城乡结合部依然很热闹,情侣搂’搂’抱’抱的,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这灯火阑珊的破旧街道,坑坑洼洼地路在阑珊的灯火下显得模模糊糊,一不小心自己就踩到一个小坑里。

    我蹲坐在路上,不远处走来一个穿着短’裙的苗条女人,女子小心翼翼地借昏暗阑珊的路灯走着路,躲避着那些坑洼的小洞,走了一会儿,她停住了脚步,她似乎在打量我,可能把我当作路边的醉汉,或者是拦路劫财色的小混混,“怎么是你?”女人似乎看清楚了我的长相。

    女人背对着路灯,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脸,但从她苗条曼妙的身材来看,应该是个美女,但我想不起来我在这座城市认识什么美女,我依然仔细地打量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喝醉了?”大概路灯太昏暗了,她居然以为我喝醉了,我其实一点酒都没喝。

    “我没喝酒。”我感觉我意识清楚,根本就不可能喝酒,我身体不稳往后一仰,倒在了地上,配到一堆类似易拉罐的东西,发出“叮咚”的声音,我扭头一看,我旁边堆着几瓶啤酒易拉罐,难道我真的喝酒了,可我一点都没有印象,看来我真的是喝醉了。

    “一身酒气,还说没喝醉。”女子离我就一步之遥,我还是看不清楚她的脸,但她的声音很熟悉,在哪儿听过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这是别人喝的,我一滴酒都没沾。”我刚站起身,就感觉自己身体摇摇晃晃的,“咣当”一声我倒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酒鬼。”女人过来扶我,可能是周围酒味太浓了,她捂着鼻子,我仍然看不清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起来……”女子说道,这时候,我看清楚她的脸了,她是曾诚,对就是她。

    “护士姐姐,你好漂亮啊……”我确实是醉了,我说话带起了流氓腔调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”曾诚说着,就扶着我,“看着你挺瘦的,怎么这么重啊,啊……”就这样曾诚磕磕绊绊地把我扶到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啊?”我模模糊糊地观察着这房间的环境,“这不像是我的宿舍,这是哪儿啊?”我开始嚎叫起来,喝醉了总感觉声音太小,我不断地提高音量。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,邻居都睡了。”曾诚一把捂住我嘴,我能感觉到她身上的汗水,大概扶我太吃力,她微微地冒着汗,“我去给你倒点水喝……”

    曾诚端来一杯水,放到我嘴边,我喝了一小口,感觉到真甜,“好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休息会儿吧。”我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我听到她说她去洗澡,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傻傻地笑了笑,身体开始往曾诚的身上凑了过去,“我也要洗,一起洗。”

    “流氓……”曾诚往我头上一点,我应身地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独立的公寓,浴室就在房间里面,只是由毛玻璃隔开的,我躺在床上浑身没劲,只是听到浴室里传来“淅沥沥”的流水声,曾诚的曼妙的身影隔着毛玻璃显示出朦胧的妩’媚,我躺在床上望着浴室里的魅影发呆,脑海里冒出了骆小仙的样子,慢慢地我感到眼睛沉沉的,似乎快要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突然,我胃感到一阵翻江倒海的疼痛,爬起身径直地向浴室冲了过去。玻璃门似乎没有上锁,更或许压根就没有锁,我用力一拉,浴室的玻璃门滑过到一边,碰到门轨上发出沉闷的声响,随即曾诚一阵惊叫声,我没有理会,抬头看了她一眼就附身在洗手池上“哇哇”地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(请大家多多支持,喜欢就收藏,希望大家多提建议。( 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http://www.jlxs8.com/4_4199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