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> 5.第五章 不是英雄也可以行侠仗义
    [第1章痞子成长之清纯时期]

    第5节第五章 不是英雄也可以行侠仗义

    三个年轻人统一的杀马特造型,其中一个黄色头发的年轻人从后面裤兜里掏出一把匕首,我真怀疑他坐下的时候会不会被匕首给刺到,但现在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开口说话了,“把身上的值钱东西都给我交出来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穷学生,没钱啊,大哥。”大熊的颤音提高了音量,树林里的哗哗声已经掩盖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给我装穷,老子都跟踪你们一下午了,那个瘦子,你兜里的手机挺值钱的。”黄色头发的年轻人一一数落着我和大熊身上的值钱东西,显然他确实跟踪了我们一路。

    大熊没料到这三个年轻人做足了功课,把手放进兜里,开始往外掏值钱的东西,包括我借给他的五十块钱。

    “少给我打埋伏,手机呢?”黄头发的年轻人一直对我的手机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这手机是骆小仙送给我的,对我很重要,而且这里面还有整个暑假骆小仙发给我的信息,我如论如何不会把手机交给他们的,所以我一直没有掏出我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快啊……保命要紧。”大熊在我耳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死胖子还挺识相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大熊,递了个眼色给大熊,可能是天色太黑,大熊似乎没看明白,年轻人估计是没看见我在给大熊使眼色,说时迟那时快,我拉着大熊就往树林外回跑。大熊的体重比我想象中要重,但好歹我是拉动他了,而且我和大熊的速度明显要比三个杀马特跑的快,他们居然没有踪影,当然,也许他们压根就没来追我和大熊。不一会儿我们就迎面碰见一群学生,大熊怕这群人又是打劫的,于是加快了速度绕过了这群人。

    我和大熊又回到先前的胡同,胡同没有灯光,狭窄而又阴森,我们想快速地从胡同通过,大熊依然心有余悸,说,我们不会又遇到打劫的吧。

    我的胆子明显增大了,说,怕什么,我们刚不是把劫匪甩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大熊没有回答,只是默不作声地在前面走着。

    出了胡同,破旧的街道上开始有了昏暗的灯光,街上冷清而又空旷,只是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白色上衣和白色短裙的曼妙背影,在这昏暗的灯光的照耀下显得那样迷人,那肉色丝袜的细腿在灯光的映衬下勾人魂魄,白色的高跟鞋在寂静的街道上叩出“咵咵”的声响,让我们这种青春少年听着心猿意马起来。

    大熊的心有余悸似乎被高跟鞋的声音一扫而光,不知不觉中他加快了脚步,似乎想要追上前面的白衣美女,一睹她的芳容。我也紧随着大熊加快了脚步,因为白衣美女的背影确实诱惑撩人,就在我们加快脚步的时候,那白衣美女也加快了步伐,高跟鞋发出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我小声对大熊说,她把我们当尾随的变态流氓了。

    大熊说,我们本来就是流氓。

    我问大熊,我们怎么是流氓,我们顶多算是有文化知识的流氓。

    大熊没有说话,摆了摆手,示意我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我说,这么晚了,一个女人独自在这偏僻的街道上走,你不怕是女鬼吗。

    我刚说完,大熊转头看了我一眼,随即脚步开始放缓,大熊似乎有些害怕了。你别看大熊长得五大三粗的,其实大熊是一个外强中干的人,胆子比女生还小,当年他敢捅校长的“菊花”,不过是阴差阳错而已。

    白衣美女的脚步没有因为我们脚步的放缓而放缓,就在我和大熊说话的眨眼功夫,白衣美女从我们的视线里消失了,于是我乘胜追击,想吓唬大熊,我说,你看,这么快就消失不见了,肯定是个女鬼,不是女鬼就是女妖。

    大熊谈了口气,说,女鬼也好,女妖也好,总得让我大熊开一小荤腥吧。

    我说,你难道真打算劫’色。

    大熊舔了舔嘴唇,说,夜色’撩人啊。

    临街不远处传来一阵歌声,打破了街道的寂静,想必又是哪个城乡古惑仔骑着摩托,放着“咚次哒次”的音乐穿街而过。就在这时,我隐隐约约“救命”的呼声,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声,但我分明听得很清楚,我问大熊,听到有人叫救命了吗。

    大熊说,好像有,难道是女鬼勾魂的呼声。

    我说,呼你个大头鬼啊,哪有什么女鬼啊。

    当我和大熊走到白衣女子消失的地方的时候,大熊踢到了一只白色高跟鞋,大熊弯腰捡起高跟鞋问道,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我环顾四周,看见左面又是一个狭小的胡同,定眼一看,几个人影在胡同里晃动,而且我能听到一些嘈杂的响声。

    我对大熊说,胡同里好像有人。

    大熊说,我也看见了,你听有女人呜咽的声音和衣服撕碎的声音。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大熊是怎样分出呜咽声和撕扯声的,但我们当时都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我问大熊,怎么办?

    大熊似乎也没注意,愣在那里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是去救那姑娘,还是不救,我自认为我是一个道德高尚的人,在别人危难之时,我会毫不迟疑地见义勇为,可是现在,我迟疑了,大熊也迟疑了,也学大熊和我想的一样,我们在掂量是不是有能力救这女人,不救我觉得我会心生愧疚,救,也许我会惹火烧身,甚至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我突然觉得就在那十几秒钟里,我的大脑飞速旋转,假设和恐惧,正义和愧疚都充斥我整个大脑。

    哭泣声在我耳边越来越刺耳,衣服撕碎的声音声声击碎我的心脏。

    我说,大熊,这是你梦寐以求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大熊一脸紧张和疑惑地神情看着我。

    你不是说,你曾多年梦想这英雄救美的时刻吗,我说。

    大熊又是一脸的迷茫,因为大熊从来就没给我说过,虽然他以前确实这么想过,我之所以说他梦寐以求,其实更主要的是,我也曾经臆想过这样的英雄时刻。

    我和大熊终于鼓足勇气跑到那胡同口,我本以为大熊立即会大声呵斥,可一秒钟以后,大熊依然默不作声,这时我和大熊厉声呵斥的澎湃勇气没有了,居然呆呆得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三秒中过后,胡同里的人似乎看见我们了,一个声音呵斥道,哟,来个两个学生崽子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当时他是怎么看出我们是学生崽子的,现在想来,可能是从我单薄的身体看出来的,因为大熊确实是一副五大三粗而且少年老成的模样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问话,我和大熊不知道如何回答,因为电视小说里好像没有这样的开场白。

    我轻声问大熊,我们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大熊嘀咕道,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胡同里的那个声音发出嘲笑的声音,说,你们两个是傻子还是哑巴啊。

    大熊说,我们不是傻子也不是哑巴。

    我知道大熊很像摆出一副说话底气很足的样子,因为他压低了声音,想使自己的声音更浑厚成熟,但我明显听出了大熊的紧张和胆怯,因为他的声音明显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胡同里的声音继续问道,哟,别怕啊,等哥儿几个吃饱了,剩下的归你们吧,傻小子。

    这明显就是对我们的鄙视和嘲笑。

    我说,呸。

    胡同和街道被我“呸”的一片寂静,除了胡同里发出的令人揪心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胡同里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,傻小子还想英雄救美啊,哥儿四个今天就教教你,什么叫自不量力。说完四个身影像奔涌的洪水,快速地向我和大熊涌来。

    我和大熊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,退出了胡同,当时我退后只是本能的动作,退出胡同以后,我当时就想至少我能撒腿就跑,可谁知道,大熊要比我反应要快,他在退出胡同以前就想到跑了,所以当我和大熊退出胡同的一刹那,大熊撒腿就跑了,我望着大熊撒腿绝尘的背影,不禁骂道:你大爷的,跑之前也不吱个声。

    看着胡同里闪动过来得黑影,我大脑一片空白,居然傻愣愣地站在原地,只感到我双腿发软,压根就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胡同里追出来的四个人团团把我围住,其中一个高个子轻蔑地一笑,说,哟,那胖子跑得挺快的啊,还英雄救美呢,喂,小子,你怎么不跑啊,挺有种的啊,敢坏哥儿几个的好事,活腻了吧。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,依然腿脚发软,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,做些什么,我当时心里就想,千万不要下手太重。

    一个长相猥琐的瘦子说,大哥别给他磨叽了,揍完这小子,我们继续玩那妞,香蕉刚拨开皮,还没吃呢。

    猥琐男说完就一个拳头打了过来,我头本能的往右边上一偏,居然躲过了一拳头,猥琐男没有料到自己拳头打了空气,感觉脸面过不去,于是一脚踹在我肚子上,我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痛苦地翻腾,接着感觉到我的尾椎骨上被重重的踢了一下。

    接着我感觉到几只乱脚在我身上乱踢,我用手护着头部,倒在地上痛苦挣扎翻滚,心里暗想恐怕熬不过今晚了。

    那高个突然喊道,好了,好了。说完他把我拉起来,说,懂什么叫自不量力了吧,逞英雄的代价就是这样,得了,你小崽子不是想逞英雄吗,那咱儿就玩点刺激的,说罢准备把我拖到了胡同里。

    居然跑了,好了,煮熟的鸭子飞了。一个皮肤黝黑的眼睛男说道。

    原来就在他们打我的时候,那胡同里的女子乘他们不注意偷偷地跑掉了,听到这个消息我觉得我已经完成救人的神圣使命了,但转眼一想,这群禽兽会不会因为丢了猎物恼羞成怒把我打个半死,于是我把身体蜷缩地更紧了。

    猥琐男说,都怪这小子,干脆我们直接把他给结束了。

    另外两个禽兽也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我想今天我是真完了,突然听到高个子说,算了,真扫兴,杀人的事还是不要做为好。

    猥琐男说,那怎么处理这小子。

    黝黑眼镜男说,不如好好羞辱一下。随即另外两人发出“哈哈”的荡笑声。

    我心想,大爷的,这群人真是禽兽,不能坐以待毙,等着这群禽兽羞辱,趁他们说话不注意,我忍着疼痛站起来,捡起地上的一块板砖,呵斥道,你大爷的,不想死的就给老子滚开。

    哟,捡块儿破转头就英雄附体啊,老子今天就给你个痛快过。猥琐男说完,就从后背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。

    看到猥琐男手上把弄的匕首,我脑子开始清醒起来,知道自己刚才不够理智,此时身体浑身的疼痛依然很明显,我开始挪动步子,想换一个尽可能安全的地形,以便自我防御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强铿锵有力的“抓坏人啊”打破了整个街道的宁静,顺着声音看去,不远处正跑来一群人,有手里抄着铁锹光着上身的大爷,也有拿着拖把扫帚穿着睡裙的大妈,冲在最前面的是五大三粗的大熊。

    估计高个男没料到大熊会搬来这么多的救兵,叫道:“快跑……”

    猥琐男本想跑之前捅我一刀,结果被黝黑眼镜男给拍了一脑袋,猥琐男匆匆忙忙逃跑中扔下匕首就开溜,四人借着夜色消失在黑夜中。

    我终于忍不住疼痛,瘫倒在地,大熊扶起我,说,我来晚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太困了,还是太紧张了,还是惊吓过度,或者还是受了重伤,转眼我就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(希望大家多多支持,喜欢就麻烦收藏一下!)( 美女校花的贴身保镖 http://www.jlxs8.com/4_4199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