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婚姻私密游戏:温绵入骨 > V022结.结局章
    626

    v022.结局章

    叶湛无奈地一笑,“这些说来话长,不过,你只要知道我的出发点并不是要拆散你和霍昀,而是因为他和你扯上关系对他百害而无一利,所以我宁愿看着他和马玉结婚,毕竟这些背景能让他比别人少奋斗几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伟大,他却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伟大?谈不上,不过是为了一个值得我欣赏的人去做些事。我知道他从来都是异性恋,所以根本没想过和他有什么可能,今天告诉你这些,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坏,当然,我也不是什么好人。”

    林小辞默默地看着他,想不出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从认识叶湛以来,他做的过份的事就是威胁她离开霍昀,以及强行把她带走软禁在别墅里,至于伤害她身体的事,他还真是没有做过。如果和马玉做比较的话,他绝对能算得上是个好人了。至于当年在秦宁发生的事,那就要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谈话仿佛就在这里告一段落了,林小辞实在很累,去房间休息,叶湛则仍坐在沙发上喝着闷酒,神情凝肃。

    她明白叶湛在担心什么,霍昀一念之间的决定足以成就他,也足以毁灭他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同样担忧的事,漫漫长夜,她眼前挥之不去的都是霍昀焦灼的脸,想着他,林小辞注意彻夜失眠了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料到霍昀竟然会提请辞去副市长一职,这个消息一出南江市政界已经炸开了锅,在盐成集团招商引资进行得顺顺利利如火如荼的时候,霍昀的请辞无疑是个重磅炸弹,让市委市政府里的每一个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其中当属最为意外的,当然是马国伟。

    马国伟在第一时间得知这个消息,立刻就打来电话:“霍昀,我听说你要请辞?谁允许你这么干的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是我考虑成熟之后的决定,晚上我会过去省城和您面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能等到晚上吗?你马上给我过来,我把时间排出来见你,立刻过来!”马国伟愤怒的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霍昀知道自己提出辞会面临什么问题,把日程往顺延之后,他赶往省城去见马国伟。

    马国伟已经等着他了,他脸色铁青,对于霍昀这突如其来的决定完全不能理解。按说霍昀成为他的女婿从今往后只会平步青云,加上他果敢有魄力,一步步往更高位上走那都是在情理之中的,可是今天,霍昀居然要自断后路,他怎么还能冷静?

    他一拍桌面,愤怒的声音说:“你给我解释一下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霍昀一早便知和马玉谈离婚事宜是根本不可能的,所以,他只能和马国伟谈,在马家,他才是一家之主。

    面对马国伟的愤怒,他依然神色平静,“我已经反复考虑过,才决定辞职的。”

    “理由,我要知道原因!”

    “因为,我要和小玉离婚。”

    马国伟忽而一怔,神色复杂,片刻之后才发出声音:“你要和小玉离婚?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没有任何感情基础,当初和她确定恋爱关系是我心灰意冷的决定,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没有处理好,不负责任,但她也有她的错,我们之间都有太离谱的错,我不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。而且,我心里确实有了别人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就是因为你包养了情人,你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!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这样,我有别的女人是没错,但小玉也和别人保持着不正当关系。”

    马国伟不敢相信,“你说小玉她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女儿怎么可能做霍昀所说的那些事?霍昀这不是自己做错了事反倒诬陷在小玉身上吗?马国伟的愤怒尤甚,一双眼眸里几乎迸射出火光来:“没有证据别毁了小玉的清白,她是个女人,你这样泼她脏水让她今后怎么做人!”

    “您应该了解我,如果没有眼见为实,我是不可能信口开河的。和她关系匪浅的那个人叫陈意,是个生意人。几年前他就和小玉在一起,被我发现之后,小玉和他断了联系。但是最近小玉又和他恢复了联系,如果您不相信,可以找小玉来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马国伟面如死灰,整个人都蔫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了解霍昀,知道他为人正直,如果没有发生的事,他是绝对不会胡说的,更何况是有关马玉清誉的事。

    “在结婚之前我就提出过分手,那次去家里向您提出取消婚约就是我的态度,但那时小玉告诉我因为以前我的过失而使她的身体有了毛病,我就答应结婚的事,如果是我对她造成了伤害,我愿意去弥补。但是,很多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,我爱上了另一个女人,我知道这对小玉来说很不公平,但事已至此,我和小玉之间的裂痕已经无法修补,为了我所爱的人,我愿意抛开我现在拥有的一切,辞职的事情,我已经决定了,希望您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马国伟就那么直定定地看着霍昀,良久之后,才说:“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没有任何话和他说。

    霍昀顿了顿,深吸一口气,而后鞠躬四十五度,“这些年很感谢您的栽培,我辜负了您的期望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对于马国伟,他是有愧疚之心的。

    这些年他们之间的关系亦父子亦师友,马国伟教了他很多东西,如果不是有他的提携,他的确不可能那么年轻就走到今天这一步。可如今,他终究要因为他此生不能失去的女人而抛开这一切。说到不舍,当然会有。可如果说到后悔,他还真没有这种感觉。他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摆脱一直以来的束缚,而后无官一身轻的去找他的林小辞,这一生,他想为自己痛痛快快的活一次。

    马玉得知这个消息后,发了疯的从银行冲出来要去找霍昀,但她的车还没开出市区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,马国伟让她马上回趟家,一分钟都别耽搁。马玉知道叫她回去一定是要说霍昀辞去副市长职务的事,她想着如果她父亲不同意,霍昀是绝不可能得逞的,思及此,她调转车头回了家。

    下了车,她几乎是跑进屋的,满头大汗的她冲进去就嚷道:“爸,你知道霍昀辞的事了吧,你可千万不能同意,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发什么疯,爸你狠狠骂他一顿,他现在翅膀硬了连您都不放在眼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马国伟怒吼打断她的话,随之扬起手就打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马玉似受了千般委屈,撇着嘴眼底含泪,“爸,你打我?”

    马国伟气得浑身发颤,“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,你都干了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“我干什么了我?要辞职的是霍昀又不是我,你干嘛打我啊!”

    “就凭我是你老子!你是要气死我吗,你可是我马国伟的女儿,你就不能洁身自爱吗?你都和霍昀结婚了你还和别的男人保持不正当的关系,你知不知道什么叫礼仪廉耻,你把马家的脸都丢尽了!”

    马玉一惊,“爸你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马国伟气急败坏:“是我胡说吗?那是霍昀亲口说的!”

    “你宁愿相信他也不信你自己女儿?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霍昀,没有真凭实据的事他绝不会信口雌黄,小玉啊小玉,你可是我马国伟的女儿,你在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之前就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份吗?这些事要是传出去你让我怎么做人!”

    马玉忽而凄楚一笑,“所以呢,你关心的就只是我让你没面子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做了那些让你丢人现眼的事,没错,你女儿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,你满意了吗?”马玉说完就转身,跑出家门的时候脸颊分明有泪滑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发疯了般的去找霍昀,最终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他独坐在屋里,就那么呆愣愣地坐着,马玉一见他就冲上去抓狠狠甩了一个耳光在他脸上,抓着他的衣襟咆哮:“谁让你在我爸面前胡说八道的?你以为这么做我就会同意和你离婚吗?我告诉你,就算你一无所有就算你是个乞丐了我也不会和你离婚,这辈子你就死了这条心吧,想和林小辞双宿双栖,下辈子吧!”

    霍昀对于她的愤怒和掌掴都表现得很淡定,抬眼看向他时,他低沉的声音说:“我会去法院提出离婚诉讼,如果你真觉得马家的面子不重要,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“霍昀,你怎么能这么无耻?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“和你相比,我这根本不算什么,再说一句,就算我是个乞丐,我也一定会和你离婚。你这种女人,不配得到婚姻,也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。”马玉瞪大眼睛,再扬起手时,却被霍昀紧紧扼住手腕,“刚才让你打,是我觉得对你的亏欠,但现在我们扯平了,马玉,你该好好反省一下,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家世背景,以你这样的个性,就连那个陈意也会对你敬而远之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住口!”马玉几近崩溃,“霍昀我恨你,我恨你!”

    “我会搬出去住,离婚的事宜会有律师和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起身,马玉这才看到不远处放着的行李箱,在那一刻,她凄楚地笑了。

    她果然失去了霍昀,这一次,真的失去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的一天下午,南江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举行,会议通过了霍昀关于辞去南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职务请求的决定。霍昀离开的那天,天际间飘浮着霏霏细雨,从前那些迎来送往的人只是特别客套的对他说着再见,保重之类的话,就迅速的走了。如今卸任的霍昀只是草民一个,谁还会把宝贵的时间用来和他假寒暄?这世界就是这么现实,他早已看透。

    他和马玉离婚的事情也正在办理,马玉不同意离婚,扬言就算闹到法院打官司也无所谓,可她不要面子,马国伟却不能。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,他只能强制性的让马玉答应离婚,否则他就和她断绝父女关系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马玉好像突然间沉淀下来,毕竟这些年她真正拥有的,也就只有这段父女情了。如果连父亲都失去的话,那她还有什么?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有,从此就是个孤苦伶仃的人。

    再说,她父亲还答应帮她解决陈意这个大麻烦,她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陈意,纵使她没有实权让他落个惨烈的下场,但她父亲总是有实权的。所以,这是她答应和霍昀离婚的唯一条件。

    霍昀和马玉正式离婚的那天,已经是秋天了。

    这年的秋天似乎来得比往年要早,九月中旬,冷冽的秋风吹乱了一地繁华。从民政局出来,手握着离婚证,马玉笑得异常苍白,“霍昀,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了。可我还是那句话,这辈子,我都会恨你。”

    她只说这一句话,霍昀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,她就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卡其色风衣,脚上的玫色高跟鞋异常耀眼,她的姿态仍然是那么高傲,可秋风落叶里,她的背影分明有一抹苍凉。

    霍昀怔忪间,一辆车戛然停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挺着孕肚的林小辞穿着一袭长裙款款而来,脸上泛着一抹熟悉而温暖的笑,她就那么走到他面前,从包里拿出户口本扬了扬,“嘿,结婚吗,我刚好带来了户口本,据说今天是个黄道吉日,霍先生,咱们结婚吧。不过,你要是有疑问的话,咱们也可以先去做个亲子鉴定,听说现在羊水穿刺也能查出孩子的亲生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霍昀心头一颤,伸手将她拥在怀里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他没有去找她,在他需要办好的事情尘埃落定之前,他也不能去找她。可是在今天,就在他准备全心全意去将她追回来的时候,她就这么站在了他面前,这一刻,她的出现就像是一抹春日里的暖阳,让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孩子,他怎么可能相信那是叶湛的?

    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孩子是他的,那个傻傻的姑娘心里只有他一个人,又怎么能去和叶湛在一起?

    感觉到怀里人儿的温暖,他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,捧着她的小脸说:“可是我现在给不了你富足的生活,你还愿意?”

    身后的叶湛忽而走上来,面带笑意地伸手握着他的手,“如果你肯屈尊,我公司正好缺个副总,以后希望能和你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林小辞却说:“不许和我抢老公。”

    霍昀和叶湛同时大笑,远处的庄觅新和红草一路小跑过来,红草笑着问:“你们都在这儿干嘛呀?咦,这是要结婚吗?怎么那么巧,我们也正好要结婚呢!”

    庄觅新看向林小辞和霍昀,脸上是满满的祝福。

    林小辞回:“你们那么急干嘛,不是才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结婚这种事宜早不宜迟,庄哥哥你说是吗?再说你肚子里的小宝宝都这么大了,我要不快点结婚那不就落后你太多了吗?哎,不说了不说了,咱们赶紧进去结婚!不过小辞,你们决定什么时候办婚礼了吗,要不然咱们一起办吧,多热闹,庄哥哥你说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叶湛看着他们一行四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民政局,脸上就浮现出幽幽的笑。

    有些人说不出哪里好,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,能这样看着他们幸福,也是一种别样的美好,这样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耳畔仿佛传来那天籁般的声音:

    那一天,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,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。

    那一月,我摇动所有经筒,不为超度,只为触摸你的指尖。

    那一年,磕长头匍匐在山路,不为觐见,只为贴着你的温暖。

    那一世,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世,只为途中与你相见。

    只为途中,与你相见。

    ——全文完

    \( 婚姻私密游戏:温绵入骨 http://www.jlxs8.com/3_3926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