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炖肉计 > 27VV章
    他简直像是听到了天荒夜谈,不可思议地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她笑盈盈道:“新婚要用新床。我让管家去找了一个木匠,我要打一座新的架子床。样子我都设计好了,亲自画的图纸,夫君你说我是不是特别能干?”

    她樱桃小口一张一合,抹了蜜一般说的动听之极,但他丝毫也没被感染,本来还浅含笑意的脸,已经冒着寒冬腊月的冷气了。

    她不怕死地继续说道:“彦郎,我把那床的样子画给你看。你看看可喜欢?”说着,便起身去拿书案上的毛笔。

    耶律彦拦住了她,深吸了口气,一字一顿道:“你还真是能干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是。”她笑得越发的甜美,抱着他的腰身,将脸蛋贴在他的心口上,“彦郎,这段时日,我住在隐涛阁,等床打好了,我再回去,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问完这句话,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里,紧张的几乎快要昏过去,他的答案,是一把砍到心尖上的大刀,还是一块融化了心脏的蜜糖,全凭他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来看着他。他是认真的,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。虽然一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,但心里毕竟还抱着一丝丝的幻想,希望他能同意,这个小小的试探,瞬间便被他无情的驳回了。她即便是做足了心里准备,但还是被那一刀砍得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看着她难过的样子,他缓了缓语气,道:“你先在竹馆住吧。”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“不要,那里住过番邦美人,我不要在那张床上睡觉。”一想到他曾和那番邦美人在那张床上滚过被窝,她的心都快要被醋泡成酸萝卜了。

    这话很容易就让他产生了一种被人嫌弃的感觉,他不由也气了起来,冷声道:“那好,随便你住哪里,隐涛阁不行。”

    两行眼泪喷泉一样蜂拥而出,眼前一片模糊,她提着裙子便出了房间,心都要碎掉了。

    她疾步走到溪水旁,隐涛阁的灯影倒映在溪水中,合着那天上的一轮冷月,清清凌凌的乏着幽光,好似他的人一样,冷漠无情,心硬如铁。

    丁香和佩兰默默地站在慕容雪的身边,一左一右地陪着小姐伤心,心里把那狠心的姑爷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    慕容雪无声地哭了一会儿,端□子捧起溪水洗了一把脸,突然起身朝着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丁香忙跟上她的步伐,小心翼翼道:“小姐,要不晚上住兰馆或是菊馆吧?”她是知道小姐心里的洁癖的,所以竹馆提也没敢提,至于兰馆和菊馆有没有住过美人她不知道,但至少目前是没听说过,或许可以考虑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的声音冷静而镇定,仿佛方才痛哭流涕的人根本不是她。

    “那,要不先住在奴婢们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客舍青。”

    佩兰一听眼都直了。

    丁香磕磕巴巴道:“小姐,这,合适吗?”

    慕容雪吸了吸鼻子,道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,他不是说,除了隐涛阁,随便我住哪儿么。”

    她卖掉梅馆的床,就是为了住在客舍青。这样就可以随时看到耶律彦和沈幽心的交往情形,还可以阻止两人的进一步发展。但是,就在方才,她被耶律彦的温柔迷失了初衷,她厚颜地开口,提出能住在隐涛阁,毕竟,那才是他的居处,若是能留下她,至少说明在他心里,她已经有了一席之地。可是他拒绝了,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她这才知道他的心有多难打动,即便前一刻亲密无间肌肤相亲,后一时却能翻脸无情。她伤心至极,却也越发挑起了不服输的精神,她想,无论如何,自己已经进了隐涛阁,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,不可轻易放弃。

    慕容雪走到客舍青青柳色新的门口,让丁香上前叩门。

    倩儿一看是她,忙笑脸相迎。

    “夫人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小姐还未安歇吧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夫人请,奴婢这就去通报。”说着,倩儿疾步上了台阶。

    片刻,沈幽心从房间出来,她穿着一件家常的青绿色长裙,挽着松松的发髻,月下仙子似的对慕容雪嫣然一笑:“嫂子稀客。”

    稀客两个字让慕容雪有点脸红,貌似一点也稀,来的很勤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来打扰妹妹,实在是不得已。我那梅馆里的床卖掉了,新床还未打好,暂时借住客舍青一些时日,妹妹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卖床这两个字,饶是一向淡定从容的沈幽心也露出怔然惊诧的表情,转而又嫣然一笑:“王府是嫂嫂的家,客舍青是王府的屋舍,我本是客人,哪有介意的道理。嫂嫂这样说,岂不是让我无地自容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怕扰了妹妹的清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我一个人正觉得寂寞无趣,抄诗打发时间呢,嫂子来了正好,陪我叙话。”说着,沈幽心便将慕容雪迎进了自己的书房。

    慕容雪一看这书房,一股子酸溜溜的醋意径直扑向鼻梁,将那鼻梁骨都要酸的酥倒了。这儿的布置的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隐涛阁书房。

    书案也是紫檀木的,上面也是一只貔貅镇纸,压着一张纸,上面写着几句诗。

    无言独上西楼,月如钩,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,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,是离愁。

    这分明是一首情诗啊,那隐涛阁的二层小楼,他此刻是不是正眺望着客舍青的这方幽景,思念着沈幽心呢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她的嗓子更加的沙哑了:“妹妹的字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是想着一个人吗?”她心里的醋已经水漫金山,径直冲出了嗓子眼,只差没直接问:你想的是不是王爷啊?

    “嫂子看出来了?”沈幽心不好意思地笑笑,将那首诗拿起来,放在了烛台上,火光一烧,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慕容雪咽了一口嗓子眼的酸醋,问道:“他可知道你这样想他?”

    沈幽心脸色一红,“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酸酸的笑着:  “那你这样写上一百遍一万遍,他也是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沈幽心红着脸,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你,就直接告诉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以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冲口而出:“有什么不可以的,妹妹若是不好意思,我去替妹妹说。”

    沈幽心越发的脸红如霞,灯光下,艳丽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慕容雪心都纠疼了,她喜欢的人,到底是不是耶律彦?她直愣愣地看着沈幽心那嫣红小巧的樱唇,等着她吐出三个字来凌迟自己的心。她性格豪爽,那怕是死,也要痛快淋漓,最恨钝刀子杀人。

    可是,沈幽心低头,羞涩的笑了,“嫂嫂好意我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“妹妹喜欢的人,是谁,能告诉我吗?”慕容雪干笑着,心都抽搐成了一团死面疙瘩。

    沈幽心抬起眼帘,默默无声地看着她,眼中波澜暗涌,仿佛心里正在纠结要不要告诉她。

    慕容雪掐着自己的手心,都恨不得钻进她心里去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只听见廊下耶律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去叫夫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丁香应了一声,到门口道:“夫人,王爷来了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已经听见了他的声音,心里更加的酸涩,他真是关心则乱啊,自己前脚来,他后脚就到。这都第二回了,可见是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客舍青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酸溜溜地走出了房间,站在檐下,看着耶律彦。嘴巴翘得可以挂一只油壶。

    “跟我回去。”他看着她,蹙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回哪儿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慕容雪心里一喜,莫非?可是她又不敢确定,因为他方才拒绝的那样彻底。

    他见她不动,上前两步扯住她的手,将她拉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沈幽心看着耶律彦和慕容雪,露出一丝清浅的笑意。是羡慕,是嫉妒?慕容雪还未分清楚,就被耶律彦扯着走出了客舍青。

    一出大门,他便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行啊你,居然要住到这儿。”

    她嘟着小嘴道:  “你不是说,除了隐涛阁,那里都可以么?”

    他无语了片刻,只好咬牙道:  “好,让你住隐涛阁,床打好之后,再回梅馆。”

    “喏,这可是你让我住的。”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,却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,是我让你住的。”他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,真恨不得咬她一口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我回来了,谢谢大家的留言,感谢旬人启示的手榴弹,正能量、dodoris、秋天的太阳、123的地雷,让大家破费了,我会继续加油滴~~~( 炖肉计 http://www.jlxs8.com/2_2962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