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其他小说 > 三国之最风流 > 第四卷 中平元年 118 欲进故退曹孟孟德
    吴资到时,郡府偌大的堂上已经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时下习俗,饮食采用分餐制。堂上的两边,每隔一定距离,便放置着一个黑底红漆的矮案,案后是坐席。此时,差不多每个案后都坐的有人。来宾云集,尽皆东郡衣冠。

    曹操还没有到。

    吴资在堂外除去鞋履,着白袜入内。

    堂中的众人多不识他。满宠这时在堂上招呼客人,见吴资进来,就给客人们引荐,介绍说道:“这位是济阴太守吴君。”诸多的客人们纷纷起身,与吴资见礼。

    吴资虽然贵为二千石太守,然则一来,他是弃郡逃命到此,二者,他也已知这些被曹操请来的士人,俱是东郡各县的冠族右姓之宗长、或各大姓家族中的杰出之士,不仅在东郡,即使在整个兖州,也都是有些名气的,故此倒不拿大,很是谦虚地与他们一一回礼。

    满宠请了吴资坐入上首,躬身说道:“吴君请暂坐稍待,曹公一会儿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吴资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去忙罢。”

    满宠行了一揖,自接着去安排奴婢,给已到的客人们上菜肴、美酒。

    邻着吴资坐的,是濮阳田氏的宗长。

    此人名叫田玄,年有四十多岁,浓眉大眼,蓄了一部胡须。

    他向吴资微微颔首,举起案上的木质酒碗,邀请吴资饮酒。濮阳田氏,是濮阳县有名的豪族,其族中也是出过不少二千石的,便这个田玄,数年前,也还在朝中为黄门侍郎,只因见黄巾乱起,遂挂印归家。吴资遂举起椀来,两人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田玄方在与别人说话,既与吴资见过,就转回头去,接着刚才的话题。

    和他说话的那人,也是濮阳县本地人,其族亦濮阳一大姓。这人捋着稀疏的山羊胡子,说道:“曹公从乘氏还东郡才不过数日,现下应该是军政诸务最忙之时,他却摆酒设宴,延请我等来府,想来必是有要紧的事情,却不知是为何事?田君素与曹公亲厚,敢问是否知些内情?”

    田玄说道:“曹公回来东郡以后,这几天确实很忙,我与曹公还没见过,我也不知道曹公是为了什么事,把咱们大家都请来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那人猜测说道:“我听说曹公此回还郡,带了数万兵马,会不会是军粮不足,故此召我等来,为筹备军资粮秣?”

    田玄沉吟说道:“也许是吧!”

    那人顿时面现苦色,说道:“若果是为了这事儿,那我还真是帮不了曹公的这个忙了!这几年,兖州乱成一团,咱们东郡也是兵灾不断。就在去年,於夫罗、眭固等不还在咱们东郡大闹了一场么?亏得曹公善战,乃才将之击溃。今年的年景又不好。不瞒田君说,我家现下已是粮仓见底,入不敷出,眼看连一家老小百十口的口食都供不上了!更莫说再助曹公军需了。”

    田玄瞧了他眼,心道:“曹公是不是要粮,还说不准,你就哭上穷了?‘一家老小百十口的口食都供不上了’?这话你哄得旁人,哄不住我。我岂不知你家殷富,你这家伙又是个吝啬的,貔貅也似,一年到头来,那叫一个只进不出,要论家底,我家怕还不如你家!”也懒得揭穿於他,只道,“曹公召咱们来是为何事,且等一会儿,待曹公来了,你我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那人说道:“是,是。”

    吴资对面案几相邻的两个人在窃窃私语,间或有词语蹦到吴资的耳中,他俩好像是在谈论曹操在兖州的那几场战事。吴资侧耳倾听,果然不错。

    只听在说话的那人说道:“曹公接连大败,先从任城撤到乘氏,今又从乘氏撤回东郡,我听说连鲍允诚都战死了!夏侯惇等等曹公帐下的猛将,许多也负了重伤。甚至就是曹公本人,都差点被徐州兵生擒。徐州的荀镇东,他的部曲真是天下一等一的精兵!现而下曹公逃回东郡,济阴已被徐州占据,……刚才进来的那人不就是济阴太守吴资么?”

    吴资感觉到这人的视线朝自己的身上转了一圈,究竟是尚存良知,知道自家独自生逃,不仅对不起被他抛弃的济阴百姓,且是没有尽到守土之责,严格来说,按照汉律,为此砍了他的头都不为过的,当下不免脸皮发红,急勾头垂目,权当未闻,勉强装作若无其事地吃了口菜。

    对面那人把视线收回,听见他往下说道:“吴资一逃,荀镇东现已掩有济阴,对我东郡虎视眈眈。一旦徐州进兵,我看啊,纵有大河为阻,曹公只怕也如此前在任城、济阴的那几场仗,仍旧不会是荀镇东的对手,十之八九,他还得再败。曹公与袁本初交好,到的那时,他还能西逃,去投袁本初,可是你说,我等家乡在此,可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那人邻座的士人年纪不小了,得有六十多岁,叹了口气,说道:“曹公不是不知兵的,去年打

    於夫罗、打眭固,仗仗都胜!却怎么一与荀镇东交手,就一败再败呢?唉,我老了,活不了几天了,倒是不怕他荀镇东打过来,但你说的不错,我等乡梓在此,你我的子孙儿女,可都在这里啊!一旦曹公再败,是啊,你说,可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两人愁眉苦脸,唉声叹气,没有办法,各自举杯,饮下了一口苦酒。

    却是曹操数败,遁回东郡,东郡的士心已乱。

    暮色渐深,堂中的光线暗淡下来,满宠又叫奴婢们,捧来烛火,分别放到数十个案几之上。为了增加亮度,且在堂中的壁柱上,插了火把。火把所用的蒿草等物,皆是经过特殊处理的,点燃以后,无有黑烟。堂外的院里天光昏沉,不知不觉,夜色来至,而堂中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十余个女乐,跪坐堂下,鼓瑟吹笙,弹奏出清雅的乐曲。

    便正在客人们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,猜测曹操请他们来的用意为何之际,两个军吏到的堂前,齐声说道:“兖州刺史、领东郡太守曹公到!”

    吴资闻言举首,朝堂门口瞧去,先是看到了那两个郡吏。

    这两个军吏他都认识,年纪大些的那个相貌刚毅,是任城人吕虔,年纪小些的那个肤色如玉,是陈留人卫臻。卫臻是卫兹的长子,卫兹本是张邈的部属,曹操讨董的时候,卫兹率部与他一起进战,结果阵亡,曹操感念他的忠勇,便不以其子卫臻年少,而辟之为了府中的吏员。

    紧跟着,一个身量不高,然走起路来,轩昂不凡,如龙行虎步的四旬男子入到吴资的眼帘。

    这人可不就是曹操?

    程立、薛悌等等文臣;传言身负重伤的夏侯惇和曹纯、刘若、丁斐、史涣、李乾等等军将,还有曹昂、曹安民等,蜂拥从在曹操的身后。前呼后拥的,曹操进到堂上。

    堂中的士人们起身,相对而立,揖礼与曹操相见。

    曹操爽朗地笑道:“君等不必多礼,快请入座吧!”

    从两边食案中的道上,曹操大步穿过,来到主位,坐将下来。

    曹昂、曹安民侍立在他的身后。程立、夏侯惇等在留给他们的案后席上坐定。

    曹操举起酒椀,亲热地说道:“自因刘公山为贼刺死,我上应朝旨,下从士意,继任本州刺史,出郡讨黄巾、与徐州兵鏖战以今,我已经离开咱们东郡好几个月了!说老实话,我很想东郡的美酒,更想在座的诸君!来,来,我与君等共饮此椀!以解我相思之渴。哈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他豪爽地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堂中的士人们举袖掩口,也端起酒椀,把酒饮下。

    曹操把酒椀放到案上,示意曹昂再给他斟上,等到斟满,他二次端起,慨然说道:“我在东郡的这两年,没有做什么事情,文德、军功,均无可述,深觉愧对君等对我厚爱和信任。这一椀酒,我敬君等!以感谢君等这两年对我的支持和对我施政的帮助。我先干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又是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堂上的士人中有那聪明的人,从曹操的这番话中,察觉出了一点不对,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。众人各怀心思,把第二椀酒也都喝下。

    曹昂复给曹操斟酒。

    曹操第三次端起酒椀。

    这回,他站起了身,举着酒椀,冲着堂中的诸人转了半周,语气由亲热、慨然,转为不舍,说道:“这第三椀酒,是我与君等的辞别酒。希望有朝一日,我与君等还能再会。请!”仰起脖子,把酒饮下。

    堂中立刻炸了锅。

    濮阳田氏的宗长田玄,急切地问道:“明公此话何意?为何说这椀酒是辞别酒?”

    曹操怅然说道:“我率部与徐州对垒,先败於任城,继撤於乘氏。鲍君允诚因我而亡,陈君公台弃我去了陈留。君等对我有殷切的期望,但我却辜负了君等。每思及此,我日夜难安也!

    “荀镇东而下屯重兵於济阴,许显、乐进、辛瑷、陈褒、刘备等将,或海内之名将,或徐州之虎臣;荀公达、戏志才等,悉汝颍之奇士也,而俱为镇东勒用,镇东其人,诚然世之英雄,镇东帐下,诚然文武济济,他也许不日就会犯我东郡,我自度之,非其敌手。

    “与其再败而使我东郡沦陷,我左思右想,不如干脆让贤。”

    田玄大惊,问道:“什么让贤?”

    曹操说道:“我打算明天就出发,率部西去,投本初去者。”

    田玄急不择言,说道:“曹公要弃我东郡而去么?如曹公所言,荀镇东屯大军於济阴,帐下文武齐聚,似欲将攻我东郡,曹公一去,那我东郡可该怎么办了?”

    曹操诚恳地说道:“操无德无才,尸餐素位,就算不走,也保不住东郡的周全。当下为郡计,只有让贤。候操走后,君等可举贤以继郡太守之任,君等都是我兖的高士,在君等的辅佐下,只要上下一心,精诚团结,荀镇东兵马虽盛,文武虽众,料之也定是难逾大河半步的!”

    不止田玄,堂中的其他人,包括刚才与田玄哭穷的那人,以及吴资对面那两个大谈特谈曹操连败的那两人,全都色变,无不惊骇。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地想道:“我郡哪有什么贤士能与曹孟德比?兵略上没人能与他比;他和袁本初、张孟卓为友,我东郡如果有危,他还能请来冀州、陈留的援兵前来相助,在请外援上,也没人能与他相比。又且听他话意,‘率部西去’,他似是欲携全部兵马而走?兵马如被他全都带走,我郡岂不就成了砧板上的一块肉,将只能任由徐州宰割了?不行,绝不能不让他走!”

    满堂的士人,拜倒一片。

    田玄带头,俱是苦劝之声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曹操才装作为难的样子,说道:“我任东郡以来,多蒙君等的错爱。我对东郡、对君等岂无感情?君等若是执意不欲我西去,我也只好勉为其难,留下来了。”语声里透出忧虑,说道,“唯是荀镇东兵马强盛,我郡虽有大河为险,如果不做万全之准备,恐怕还真是会打不过他。现今我军,步骑三万余,战士是不缺的,然而粮秣等物,却十分不够啊!”

    田玄等人听他答应不走了,心头的石头放下,尽皆大喜。

    田玄大声说道:“只要明公肯留下来,但有所需,我等无不尽力相助!”问诸人,“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众人皆道:“正是!”

    有人说道:“就像明公方才说的,只要我等与明公一心,团结一致,他荀镇东便是再凶,又如何?咱们东郡也不怕他!”

    曹操喜道:“君等既存此念,那我就敢与君等保证,东郡,我必会能为君等守住!我明天就去信本初,请他遣精卒来援!”

    曹操请了众人回坐,自己也重新坐下,看了程立一眼。

    程立知道,该自己出场了。

    他举起头,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田玄纳闷,问道:“明公答应留下,不走了,这是好事啊,程公缘何忽然叹息?”

    程立说道:“我所叹息,不是为明公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为鲍君允诚、是为山阳督邮伊兴等君、是为济阴主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程立义愤填膺,形诸於色,说道:“鲍君允诚坚守寿张,城破不降,诚乃忠烈之士,而被徐州军的乡野小人江鹄所杀!山阳督邮伊兴等君,皆是出自山阳名族,家为当地右姓,山阳为徐州军所据,此诸君,遂俱身首异地。至若济阴主簿,吴太守比我更清楚,请他说吧。”

    吴资隐约领会到了程立说这些话的用意,如今他人在屋檐下,以后的日子只能依附於曹操,也就配合程立,添油加醋地说道:“我郡主簿董君,名成,族为定陶的右姓董氏,素著清名,有高德於县乡,为士民所爱之。

    “徐州军侵入我郡,我亲自带兵抵抗,奈何众寡悬殊,战斗不利,当危急之时刻,董君自告奋勇,为我断后,以步卒两千,逆徐州军的精骑千余而冲,不幸战败,而遭害於张飞之手!想那日我回顾望之,见董君一袭白衣,於那万军红中,真是易水萧萧兮!壮士不复还。”

    吴资说到动情处,眼圈红了,留下两行热泪。

    鲍信、伊兴、董成等,出身与这些士人相近,都是兖州的豪族子弟,听了他们这些悲壮的故事,在座的东郡士人们,不禁俱生兔死狐悲之感。

    众人同仇敌忾,越是坚定了支持曹操的决心,一时堂上,遍是大骂徐州兵残暴的话声。

    曹操满意地看着这一幕场景,摸着胡子,把目光投到了堂外的夜空。

    他想道:“陈公台虽然固执,亦有智谋,其今在陈留,济阴一下,陈留与我东郡一样,就也与徐州军接壤了,且其南边还有孙文台,面临的外部局势实是比我东郡还要恶劣,也不知他会给张孟卓出些什么守境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留郡,陈留县。

    郡府堂上。

    清风吹入,烛光摇动。

    张邈、张超兄弟与董访等张邈帐下的重要臣属,正在细听陈宫说话。

    陈宫对张邈说道:“明府君,陈留东为徐州兵,南为孙坚,两面俱临大敌,欲安境内,於今唯有一策!”( 三国之最风流 http://www.jlxs8.com/1_1725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