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乱清 > 第三卷 东南风雨 第一零四章 其源可以滥觞
    当时,甲午战争还没有发生——关卓凡也不会允许它发生,对中国,世界各国依然目以一等大国,依然有相当的想象空间。轩军赴美平叛胜利,又进一步拓宽了这种空间。而美国,因为在这场战争中,和中国结下了“鲜血凝成的友谊”,对中国,更有他国没有的一份好感和信心。

    金融是需要“概念”的,中国这样的古老大国,大乱方平,“开始全面的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”——天底下没有比这个更吸引人的“概念”了。

    因此,关卓凡有足够把握,中国的国债,会在美国热销。

    何况,负责承销的j.p.摩根,正是此道全世界最顶级的高手呢。

    还有,摩根的公司,俺是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滴,肥水还是没有流了外人田嘛。

    等到国内的人们看到国外的洋人踊跃认购中国的国债,自然会“转变观念”,积极购买本国的国债的。

    慈禧轻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国债这个东西,好是好,可到了时候,咱们务必还得上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居然颇中关窍。

    国债的利息比银行低,又不需要抵押,似乎便宜了发行者;但另一方面,还本付息的时候,和贷款不同,国债绝无拖延展期余地,不然就是“违约”,严重的话,可以导致整个国家的金融信用的崩溃。

    关卓凡说道:“太后圣明。臣等从头到尾,必定下死力气盯着,量入为出。断不容有不能及时还本付息的情状出现。还有。到了期限。如果国家另有兴作之处,咱们还可以发售新债。这个国债,是可以一期一期地发售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慈安还懵懂,但慈禧和几位军机都听出来了,“国家另有兴作之处”是一个委婉的说法,关卓凡的真实意思是:万一到时候钱不够,可以发新债还旧债。

    这么说,俺们可以一直花别人的钱?真是妙之极矣!

    关卓凡说道:“洋人看重咱们的。是‘一切革新,锐意进取’这八个字。这个态势不变,洋人就愿意为咱们中国掏荷包。臣以为,洋人会这么想,国人也会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两宫和军机都深深点头。

    于是,修筑铁路和发行国债两件大事,就此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钦定:在“顾委委员会”之下,设立一个“铁路股”,一个“国债股”,专司其事。

    “铁路股”成为日后“铁路部”之滥觞;“国债股”成为日后“财政部”之滥觞。而且,从现在开始。户部之外,中央政府出现了另一个财政中心。

    “顾问委员会”自此权重。

    不过,关卓凡向恭王表示:铁路一事上,顾问委员会和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是要“精诚合作”的。

    钦定:第一期国债的额度为五千万两白银,其中一千五百万两,在国内发售,由上海花旗银行牵头组团承销;另外三千五百万两,在海外发售,由美利坚国“摩根—山度士商行”牵头组团承销。

    第一期的国债,用途主要是两个方向,一个是修筑铁路;一个是整顿旗务。

    整顿旗务所费,主要是买断“旗龄”的“遣散费”。以一个旗兵五年的俸银为标准,一家旗户的“遣散费”为三百两。关卓凡的目标是五年内裁减十万旗户,则“遣散费”总计三千万两。

    另外,关卓凡计划将裁下来的旗人,大部分迁移至黑、吉、辽,充当开发东北的“生产建设兵团”,这部分人数,约在四十至五十万上下,如此,种子、农具、冬衣、牲口,也将是一笔不小的花费。

    今年“试点”,所费有限,明年全国铺开,后年进入**,“遣散费”将集中于这两年支出,相关资金要提前准备好。

    这当然多少会影响铁路建设的拨款,不过,铁路资金按年支出,比较“均匀”,不像整顿旗务那样集中在两三年内,而旗务告一段落后,朝廷就能够将原先用于将养八旗的大量资金投入铁路建设了。

    算一算,是周转得开的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朝廷每年向顾问委员会铁路股拨款两百万两白银,作为铁路建设的补充资金。

    铁路的规划、建设、管理,将主要聘用美国公司和人员负责。

    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,并非仅仅因为中、美两国以及关卓凡个人和美国的“特殊关系”,最主要的原因是,美国虽然是工业国家的后起之秀,但修筑铁路一项,尤其是在对付超长里程和复杂地形上面,却真正是举世无匹,英、法等老大都要瞠乎其后。

    拿美国正在修建的太平洋铁路来说,东西两段合拢后,总里程三千公里有余,比关卓凡规划的京沪线、京汉线加在一起还长,其中,西段要翻过高耸险峻的内华达山脉,难度极高。整个太平洋铁路工程之恢弘艰巨,实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工业奇迹之一,关卓凡以为,拿太平洋铁路比肩埃及的金字塔和中国的长城,亦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说起来,轩军和这条铁路还颇有渊源。轩军在美国扩军,补充的兵源,主要便来自于修筑西太平洋铁路的华工。

    关卓凡在美的时候,谢尔曼的工兵部队铺设、修复铁路之能力,也给他留下了关于美国铁路技术的最直接的深刻印象。

    中、美都是幅员辽阔、地貌复杂的大国,美国铁路的技术和经验,最适用中国的国情,关卓凡相信,加上中国高素质的劳动力,用不了多久,中华大地上,也会出现和太平洋铁路仿佛的工业奇迹。

    新任陕甘总督左宗棠,交卸了闽浙总督的公事,入京陛见。

    左宗棠先到了天津,他和直隶总督刘长佑、三口通商大臣崇厚只是略作敷衍,绝大多数时间,都泡在轩军军营,和华尔、张勇等爵位、职务、年龄都比他低的一班后辈,勾肩搭背,称兄道弟。

    都说“左骡子”英雄欺人,这话本来不错,但欺谁不欺谁得分人,左宗棠看不起的,是不如他的人,或者他自认有力与之一争长短的人,面对真正的强者,或者有求于人的时候,“左骡子”的心思活泛着呢。

    华尔和张勇也很给左宗棠面子,请他“看操”。这是轩军第一次请“外人”阅兵,而且,对方还不是什么中枢大员,只是一位地方首长。

    一整天不停歇地看下来,左宗棠深受震动,他筹算许久的一个计划是愈加急切了。

    当时的习惯,“看操”后客人是要给出操的军士“放赏”的,但对于轩军,左宗棠不敢造次,先私底下问华尔这么做妥不妥当。华尔回答说,轩军天天都是这么训练,没有什么稀奇,左爵帅的好意只能心领了。

    最后变成双方“互送礼物”,左宗棠送给轩军粮台两万两白银,华尔送给左宗棠两百支斯潘塞连珠枪和四万发定装弹。左宗棠眉花眼笑,连声致谢,华尔说道:“左大人太客气了,贝子爷交代过,‘楚军、轩军,本是一家。’”

    左宗棠入京,由崇文门进。崇文门税吏之刁恶,天下知名,然而军机处已经事先打了招呼:不可为难左宗棠。

    和关卓凡回国入觐的时候一样,左宗棠先到宫门递折请安,然后亲兵和差官前呼后拥,到了东华门旁的冰盏胡同,下榻贤良寺。

    征尘略洗,左宗棠即朝珠袍褂,翎顶辉煌,前往毅勇忠诚贝子府,拜会关卓凡。

    到了柳条胡同的贝子府,递进帖子,过不多时,贝子府中门居然缓缓打开,一位年轻的亲贵,身着玄色皮袍,含笑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左宗棠惊喜交集,礼遇竟至于此!

    *(未完待续。。)( 乱清 http://www.jlxs8.com/1_1482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