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造化之王 > 正文 第129章 只要是你送的
    “地兽三灵汤加一份!”

    “百仙增寿加一份!”

    “三肺六灵通体糕加一份!”

    仙野居中,廖飞白拿着菜单,可劲的加着菜。

    本来今天的菜品,樊楚玉提前就点好的,菜品点的也算奢侈,不过仙野居用下品灵晶计价的招牌灵菜,点的很少。

    就算樊楚玉是一位身家丰厚的真传弟子,也还没奢侈到花大量灵晶吃饭的份上。灵晶,可是他们修炼时最紧缺的东西。

    本来,樊楚玉拿起菜单,也仅仅是礼节性的一问——大伙看看还想吃点什么。

    其它人,都明白做客人的道理,只有廖飞白这个恶客——在樊楚玉眼中的恶客,拿起菜单就点。

    点的还全部都是仙野居的招牌灵菜,最便宜的地兽三灵汤,就要价一块下品灵晶,像那三肺六灵通体糕,价格高达两块下品灵晶。

    一口气的功夫,廖飞白连点了十几道招牌灵菜,每多加一道,樊楚玉的嘴角就抽搐一次,这点的哪里是菜啊,全是灵晶啊。

    “廖仙子,太多了,再点,真心浪费。”最后,连华阳公主都有些看不过眼了。

    廖飞白却是连头也也不抬的就说道:“没事,有叶真在呢,他吃得多。”

    听得叶真直翻白眼,感情他是个饭桶啊。

    “噢,最后两道,百炖七妖仙元浆一人来上一壶,这可是仙野居号称可比丹药的酒水。再加一个百花仙露解酒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‘百炖七妖仙元浆’樊楚玉的嘴角狠抽了一次,这个是仙野居的招牌酒水,一壶就是一块下品灵晶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樊师弟啊,今天给彩衣过生辰,我点得菜还可以吧,你不会觉得多吧?”

    放下菜单,廖飞白冲樊楚玉来了这么一句,差点没将樊楚玉的鼻子给气歪了。你就这随便一点,就开销掉了二三十块灵晶,还不多?

    他一个真传弟子。一个月从宗门领到的下品灵晶。也不过五块啊,这一吃,算上他先前点的,就将他大半年的灵晶份额给吃光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不会!”

    纵然心里百般不乐意。樊楚玉脸还笑得跟一朵花似的。显得极为豪爽,佳人当前啊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叶真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真是做人当做廖飞白呐!

    无论在哪里。都能将对手给吃得死死死的。

    没一会,樊楚玉请的舞者给彩衣献上了祝寿歌舞,一桌子灵力四射的菜肴,也渐渐上齐了。

    开宴之前,安昌郡王朱千树突地起身,冲彩衣献上了一个锦盒。

    “小王封地盛产一种七彩丝织,来之前,特意收集一命七彩灵丝,以为彩衣仙子贺寿。”

    “彩衣姐姐,小妹也没啥拿得出手的东西,这是一盒皇室御用丹师炼就的百花容光膏,每日睡前用上一些,可让肌肤吹弹可破.......”

    华阳公主也给彩衣仙子送上了贺礼。

    “谢谢,公主有心了!”

    这些礼物,彩衣俱是礼节性的收下。

    “彩衣,我也特意给你准备了一样生辰贺礼。”说话间,樊楚玉信心满满的递上了一个盒子。

    “樊师兄有心了。”彩衣依旧只是礼节性的收下。

    樊楚玉却是有急了,“彩衣师妹,你不打开看看?我给你准备的这个礼物,可是与你极为般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了,这可是樊兄花五十块灵晶的高价,从万宝阁买来的一支灵簪,据说,还有着帮助修炼的功效。”朱千树说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朱千树与华阳公主七嘴八舌的帮起了腔,要让彩衣打开看看。

    无奈,彩衣只好打开一看。

    礼匣中,一支三光彩簪散发着夺目的光辉,隐隐约约还有灵力波动,众人的目光立时被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支簪子出自一名炼器大师之手,名为三光定心簪,带上修炼,有稳定心神之效!”樊楚玉不无得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彩衣,要不我为你戴上吧,你名为彩衣,这三光定心簪,最是配你不过。”樊楚玉有些着急的起身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礼匣被彩衣啪地合上,推回了樊楚玉的面前,“樊师兄,谢谢你的好意,这礼物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怎么会呢?你我同门多年,彩衣师妹,你还是收下吧,这可是我的一片心意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师哥我,这么点东西还是拿得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好说歹说,连华阳公主都开口劝了几句,彩衣勉强算是收下了这件礼物,至于佩戴之事,就提都别提了。

    “彩衣仙子真是好福气,这三光定心簪在万宝阁摆了一年了,看得人无数,却因为价格的原因,始终没有售出。

    时值今日,樊兄买下送给仙子,才让这三光定心簪找到了真正的主人。小王很期待仙子戴上这三光定心簪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夸了一番,安昌郡王朱千树目光一转,看向了叶真,“叶兄弟,今日彩衣仙子生辰,叶兄弟难道没有好礼奉上?”

    话说樊楚玉的这两兄弟真心不错,个个都想帮着樊楚玉踩叶真几脚,给樊楚玉长长脸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,众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叶真,大有看叶真出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啊,叶真,彩衣对你如此关照,你不会什么都没准备吧?”

    叶真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,从储物手镯亦拿出了一个礼匣,慢慢递到了彩衣的面前,“彩衣,送给你的,希望你喜欢!”

    “送的什么好礼,彩衣仙子,打开看看,让我们开开眼!”安昌郡王朱千树再次起起了哄。大有不叫叶真丢人不罢休的意思。

    让众人意外的,不等朱千树话说完,彩衣已经打开了礼匣,“叶真送我的礼物,我一定会看的。”

    如此直白的一句话,就让朱千树跟华阳公主一楞。樊楚玉的脸色陡地有些不好看起来,这待遇不一样。

    牙关一咬,就打定主意,要好好的嘲笑叶真一番。

    礼匣打开,一支玉钗静静的躺在里边。看上去珠光隐润。也颇为不凡,只是比起三光定心簪那般的夺目宝气,就差远了。

    “叶真,你不会是在哪个小摊上花了几两银买了这么个烂玉钗来糊弄彩衣吧?”

    一旁。华阳公主眉头一皱。突地露出了一丝惊色。

    叶真不答。只是问彩衣,“喜欢吗?”

    樊楚玉更是暗怒,一指玉钗道:“你看。怎么这里还有一丝暗血色?这莫不是你叶真你历练时,杀了哪个武者,抢夺来的死人货吧?”

    这话,就是十分的恶毒了。

    不过,彩衣跟叶真,谁都没有理会樊楚玉,让樊楚玉神情更见尴尬。

    “只要是你送的,我都喜欢。”彩衣定定的盯着玉钗一脸欢喜,连一旁的廖飞白也听得一呆。

    彩衣太直接了,就差没有说出她与叶真之间的情意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就是彩衣的性格,自己的喜恶,从不掩饰。

    说话间,彩衣玉指一挑,拿起了那支玉钗,冲叶真说道,“你帮我戴上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叶真轻手轻脚的将这支玉钗插进了彩衣的微盘的黑发之中。

    玉钗尽没的刹那,一道微弱的七彩灵光涌现,骤地在玉钗的七个小玉坠上轮番闪烁起来,微光闪烁间,就让彩衣周身仙光更盛。

    下一刹那,华阳公主指着玉钗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七彩......这......竟然是万宝阁的镇店之宝七彩玉心钗,你怎么给买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万宝阁的镇店之宝七彩玉心钗?你会不会看错了?”朱千树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看错!万宝阁的七彩玉心钗,有定心、安神、驻颜,幻光等七种功效。

    本宫非常喜爱,可是售价高达两百灵晶,本宫有心无力,只能每过半月,都要去把玩一番,没想到,没想到.......”

    华阳公主的惊呼声,让樊楚玉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。

    朱千树疑惑道:“不会吧,叶真一个内门弟子,怎么能够买得起这么贵的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会,我绝对不会认错的,叶真,这是不是你在万宝阁买的,可惜了,我还想过个几年再买......”

    华阳公主一脸的痛惜之色,这样的好东西,最终还是没有落到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华阳......”

    朱千树不满的冷哼一声,才将华阳公主惊醒,才醒起今天来是给樊楚玉帮腔的,结果竟然给叶真大大的长了脸。

    刚刚用恶毒的言语中伤叶真的樊楚玉,脸色已经变得铁青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现在这般,将他的脸打得啪啪响了。

    两百灵晶的宝贝,竟然被他说成死人货!

    “彩衣妹妹,你真是好福气,这么贵重的东西,怎么没人送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叶真送的,无论是什么,我都喜欢!”

    彩衣直白的话,直接轰碎了樊楚玉的最后一点希望。

    脸面无光的樊楚玉不再多言,低下头,喝起了闷酒。

    当然,席间彩衣毫无顾忌的给叶真频频夹菜之举,看得樊楚玉胸闷气堵,竟然是一口菜都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叶真吃得很欢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仙野居的菜确实大补,一顿饭吃下来,这些天的疲劳一扫而空不说,体内真元充盈流转,这些天战斗留下的暗伤竟然不药而愈。

    大半个时辰之后,酒足饭饱的廖飞白直接带着叶真、彩衣离开,走时,还不忘说一句,“谢谢樊师弟的招待,今天可是让你破费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升空,廖飞白的那张利嘴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“彩衣妹妹,你头上这七彩玉心钗可真漂亮,哎,为什么就没人送我......”

    一边说,廖飞白一边瞟了叶真一眼。

    “廖姐姐,我这个可是叶真送的,可不能送你。不过,樊师兄送的这个玉簪,我很不喜欢,就转送给你吧!”

    转手间,樊楚玉精挑细选的三光定心簪就被彩衣送给了廖飞白。

    “切,姓樊的送的玩意,谁稀罕,我才不要!哎,有些人,可真是白眼狼.....”说话间,廖飞白又盯了叶真一眼。

    随手一扔,廖飞白就将樊楚玉送的礼匣从高空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话,听得叶真惊心动魄的。

    忙不迭的掏出一个礼匣,苦笑着递了上去,“廖教习,你的好,小子记在心里呢,这是我给你挑的一对灵玉镯,希望你喜欢。”

    叶真直庆幸,买东西时多了一个心眼,想到廖飞白在场,就多买了一件,要不然,今天非得被廖飞白给挤兑死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还不错!”

    打开礼盒,廖飞白也不看好坏,直接就戴了上去,不过,价值一百多灵晶的灵玉镯,绝对差不了。

    末了,戴上玉镯的廖飞白的就彪悍的来了一句,“二十六年了,终于有人送老娘礼物了。”

    叶真听得目瞪口呆,修为如此恐怖的廖飞白,才二十六岁?

    仙野居内,樊楚玉一脸铁青的取出三十多块灵晶和几万两银子结了账,郁闷得真欲吐血。

    今天这顿饭,算是白瞎了。

    正郁闷的踏出仙野居的时候,破空声从高空响起,一个礼匣从天而降,连礼匣带里边的簪子,都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谁知道呢,也许是巧合,廖飞白随手一扔,就扔到樊楚玉面前。

    一看,樊楚玉的气血一阵波动,好悬没喷出一口老血来。

    摔到他面前的,竟然是他送给彩衣的三光定心簪。

    “这个贱人!”

    樊楚玉的拳头紧攥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    ps:ps:没收住,三千字竟然写到了四千字,传晚了!( 造化之王 http://www.jlxs8.com/1_1459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