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明鹿鼎记 > 天启四年冬春 2【1020 宁远换防】
    事情就是这么荒唐,去年的时候,祖大寿作为辽东世家将门的头脑,还处于绝对的官方地位,韦宝只是一个乡间小民。

    而今天,韦宝的宝军则是代表大明朝廷,大明皇帝的力量,宝军成了绝对的官方势力,堂堂辽东边军,反而成为了供人驱使的看门狗,甚至连狗都不如。

    韦宝的宝军太强势了,韦宝太强势了。

    “娘的,你们也太狂了吧!韦宝既然来了,为什么不能出来说句话!”祖大寿气的对城下的宝军大骂:“我是韦宝媳妇的亲舅舅,就是韦宝的亲舅舅,我这个当长辈的,有资格和韦宝说句话吧!?他别说是爵爷,就是亲王,我也是他舅舅。”

    韦宝的人喊话,打击的不单是辽东边军的士气,更打击的是祖大寿这帮将领们的底气。

    祖大寿不傻,知道喊话都是真的,如果韦宝派人去夺了觉华岛,觉华岛无险可守,肯定挡不住宝军的攻势,到时候,宁远城就是一座孤城。

    真的跑到大漠去当牧民是不可能的,跑到建奴那边,也不甘心。

    祖大寿这帮人不傻,知道这样跑到建奴一方去寻求庇护,只会被人当成狗一样驱使。

    祖大寿端出了韦宝舅舅这个身份,宝军的人不好再骂了。

    韦宝其实早就想亲自出马,但林文彪和谭疯子等人担心靠的太近,会对总裁的安全造成隐患。

    所以林文彪让人喊话:“你们啰里啰嗦的,陛下的圣旨岂能有假,你们先派几个当官的出来,看过圣旨!当官的要是不敢,就派识字的兵士出来看圣旨!若再拖延,就是守将故意拖延对抗朝廷,人人得而诛之!袁崇焕、满桂、祖大寿、左辅、朱梅、程维楧、金启倧,这些当官的都可以杀!”

    袁崇焕知道没办法了,叹口气,问道:“谁出去?”

    “都出去吧!不能让祖将军一个人冒险。”满桂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!不过满桂将军,你留一下吧,万一对方有诈,不至于所有人一起遭殃,城内兵士无人带领。”袁崇焕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要留你留下,你是宁远道!”满桂急忙道。满桂心里不傻,他不是正统的辽东世家将门,再说,他一个人留下,等下韦宝还以为是他带头和韦宝对抗,不给开门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那,祖将军,你留下吧。”袁崇焕只得对祖大寿道。

    “不成,我是他舅舅,刚才是我说的话,我不过去怎么成?”祖大寿马上道。

    袁崇焕没办法,又指了指左辅、朱梅,都不愿意留下,再指程维楧和金启倧,程维楧和金启倧又表示他们官位太低,没有资格留下统领大军,留下也不能服众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,袁大人,你留下吧,最合适的。”祖大寿对袁崇焕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不行,我是韦宝的师兄,他过来,我要是不去迎接,怕他生气,说我见外。”袁崇焕尴尬的一笑。

    几个人一听袁崇焕这话,都差点没有晕倒,合着你就这样对抗韦宝的?刚才可是你说不要开城门的,你一个劲想挑拨大家与韦宝对抗来着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了!”满桂率先下城楼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了。”左辅赶忙跟上。

    祖大寿、朱梅也赶紧跟上。

    袁崇焕硬将金启倧和程维楧二人拉着留下,让他们一起等着,自己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程维楧和金启倧官位低,没有办法,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几个人争先恐后的出城。

    韦宝坐在车帐中,对外面的一切毫不关心,享受着王秋雅为自己按肩膀服务。

    韦宝和王秋雅那啥的次数其实是最多的,也是最早的,但韦宝对张美圆和吴雪霞没有做防护措施,对其他女人都做了防护措施,所以王秋雅才一直没有怀孕。

    “秋雅,等娶了赵金凤,我就优先考虑你,你和晓琳都是最早跟着我的,我不能委屈你们。”韦宝道。

    王秋雅闻言,甜甜的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和晓琳到底谁先谁后?”韦宝又问道。

    以前王秋雅会和范晓琳争风吃醋,那是因为那时候只有她们俩人,即便后面加入了徐蕊,她们也是竞争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张美圆和吴雪霞都生的国色天香,倾国倾城,而且家世显赫,两个女孩子又都很有见识,很聪明,已经牢牢占据了第一夫人和第二夫人的位置,别的女人基本上已经很难撼动第一夫人和第二夫人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所以王秋雅现在不会再吃范晓琳的醋。

    “让晓琳排在前面吧。”王秋雅真诚的道。

    王秋雅的确是真诚的,因为王秋雅觉得范晓琳对天地会的贡献太大了,对韦宝的帮助太大,作用远远超过自己。

    而且,王秋雅潜意识里面也明白,韦宝喜欢大方的女人,若是在这个时候表现的小家子气,很有可能为总裁所不喜,那就损失更大了。

    聪明的女人就是要懂得大方。

    韦宝满意的在王秋雅帮自己捏肩膀的小手上拍了拍,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安静的享受大美女替自己服务。

    王秋雅说完,又有点后悔了,暗忖小宝不会真的把自己的话当真了吧?自己刚才那句话,很有可能决定自己与范晓琳之间的排名,这让王秋雅又有些患得患失的。

    就在王秋雅患得患失的时候,林文彪的声音从车外传来,“总裁,袁崇焕、满桂、左辅、祖大寿、朱梅求见。”

    韦宝哦了一声,“给他们看过圣旨了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看过了。”林文彪在车外答道。

    韦宝道:“他们的态度怎么样?看着像要与我们对抗吗?”

    “不像,都很恭敬。”林文彪道:“他们是知道咱们宝军的实力的,六千大军,足矣让这几个人胆寒。”

    韦宝很清楚,旁边的觉华岛存有粮食,只要拿下觉华岛,宁远城就会断粮。

    暗忖这几个人也没有什么招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就不见他们了,让他们的人马撤出宁远城,等我们大军进城之后,边吃饭边说吧,对他们客气点,就说天气挺凉的,为了考虑不让他们多吹冷风,就不在外面多耽搁了。让他们的大军尽数在城外集结,准备往前屯堡和高台堡方向开拔,集结也要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林文彪答应一声,即刻去传话去了。

    林文彪将韦爵爷的话传了,袁崇焕、、满桂、左辅、祖大寿、朱梅心里那叫一个气,都暗忖你韦宝也太牛了吧!

    就算是孙承宗,也没有你这么大的谱吧?

    这冰天雪地的,我们冒着寒风大雪到了城外,你不见面?

    尤其是袁崇焕和祖大寿两个人,差点气疯了,一个是韦宝的师兄,一个是吴雪霞的舅舅,都与韦宝有伦理上的关系,而且都比韦宝大,尤其祖大寿还大一个辈分。

    但没有办法,他们不敢过多表露不满,一个个板着脸答应了。

    霹雳火气的满桂都强行忍住了,本来很想骂骂咧咧的,但到底畏惧韦宝的权势。

    韦宝在京城的影响力已经不小,但到底还年轻,进入仕途的时间还短,而且并没有进入核心权力层。

    韦宝在京城的影响力不小,主要是因为韦宝搞了一场文字监狱的运动,搞倒了很多官员,让不少衙门人去楼空,放了很多衙门子弟进去。

    这些衙门子弟都是靠花钱买来的官职,得来的银子,大部分都进入了魏忠贤的腰包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大明的京官和北直隶,山东的官员,有一半以上是从韦宝手上入的仕途,韦宝就等于是他们的座主,所以韦宝的影响力不小。

    而韦宝在京城以外,在辽东这一片,或者在山东,那就不得了了,在这些天地会管辖的次一级地区,虽然赶不上辽南、韦家庄和朝鲜那些天地会管辖的直辖地区,但韦宝的威望也已经仅次于皇帝了。

    韦宝要的就是这个范儿。

    袁崇焕、、满桂、左辅、祖大寿、朱梅气归气,还是要进城让人马听令。

    韦宝的车队等在城外,只有一个团入城。

    宝军一个步兵团一千五百多人,进去三个步兵营,首先接管了城防。

    宝军还是很注意分寸的,进城之后,只是上了城墙,并没有去各个军营催促辽东边军离开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排的后勤兵站在城门口发干肉。

    都是羊肉干,只要出城就能领取一份,算是鼓励。

    加上城里面已经有一些宝军统计署的特工,不停的传话安抚,宣传宝军此次来是给大家带好处来的,不是来裁军的,只是让所有人去前屯堡和高台堡,并不入关,所以兵士们的逆反情绪并不高。

    说一千道一万,还是武力占优,让部分辽东边军即便心里不舒服,也不敢怎么样。

    袁崇焕、、满桂、左辅、祖大寿、朱梅、程维楧、金启倧这些当官的人就是代表。

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等城中的辽东边军都出来的差不多了,宝军的混成旅,韦总裁的两个卫队营才开始陆续进城。

    韦总裁是最后入城的。

    等韦总裁的车队入城的时候,城中已经没有几个辽东边军,宝军就这么轻轻松松的接管了城防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有点欺负人,但宝军因为发了很多肉的关系,也算是安抚了一下辽东边军的情绪。

    士兵们得了肉,韦宝进城之后,也得给当官的发肉。

    马车在宁远道的衙门口停下来。

    韦宝一下马车,便满面堆欢的对袁崇焕、满桂、左辅、祖大寿、朱梅等一众三十多名将领和官员们道:“让诸位将军和大人久等了,真是对不住,天气太冷,好久没有经历这么冷的天气了,有点风寒,刚才睡的醒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将领和官员急忙都说没有关系,恭迎韦宝进衙门。

    韦宝连连拱手,还特别到祖大寿面前道:“舅舅,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祖大寿被韦宝这么一叫,板着的脸立刻舒展了,连忙道:“染了风寒了?不要紧吧?我带有随行的郎中,挺有经验的郎中,我这就让人来给小宝看看。”

    祖大寿从来没有这样和韦宝说过话,当着吴襄的面,还有点抹不开面子,现在吴襄不在,祖大寿说这些话倒是很自然,为了在一众将领和官员们面前表现自己与韦宝的关系不一般,连小宝这种亲昵称呼都叫出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一阵恶寒,谁还不知道你祖大寿原来和韦宝闹的那么僵,都喊了兵马准备踏平韦家庄了,真是恶心。

    祖大寿却一点不觉得恶心,反而心里很舒坦,总算是找到机会,与韦宝化解矛盾了。

    不管韦宝是否是真心还是假意,祖大寿觉得,有吴家关系在,只要韦宝不休了吴雪霞,这些都不是问题,总有修复感情的渠道。

    韦宝对祖大寿表达了客气之后,又对袁崇焕笑道:“师兄,久违了。”

    袁崇焕也立刻满面堆欢:“爵爷辛苦了。自从恩师离开蓟辽,我们就没有主心骨啊,这趟师弟带了陛下的圣旨来,大家算是找到了主心骨了。”

    韦宝笑着点点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袁崇焕脸上笑的有点尴尬,还以为韦宝会顺势说,让他这个宁远道帮着管理宁远呢。

    袁崇焕赶忙做出请的手势:“快上里面暖和暖和,我刚让人升了两盘火炉。”

    韦宝点头微笑:“谢谢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,亲师兄弟嘛。恩师不在,咱们哥俩也不能生分了。我身为宁远道,爵爷要是在前沿有什么想法,为师兄的,一定鼎力支持,绝不敢半点偷懒。”袁崇焕道。

    其他将领和官员们听见袁崇焕这么说,简直比刚才祖大寿拍韦宝的马屁,让他们更加恶心。

    因为韦宝之前来的时候,可就数你袁崇焕跳的最高,说绝对不能对宝军妥协啊,合着,做人是你做鬼也是你。

    韦宝微笑点头,又对其他的将领官员们一个个寒暄,每个都亲热随和的说一两句话。

    韦宝气质高贵,生的唇红齿白,一副贵公子模样,完全看不出来是农家走出的少年,倒真的很像是哪家的王爷一般,难怪有传言韦宝是死了的泰昌皇帝的私生子了。( 明鹿鼎记 http://www.jlxs8.com/1_1404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