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一世独尊 > 正文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一一花只为一树开
    第一千七百零一章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双月湖上,琴弦断裂后的梅子画剧烈的咳嗽着,鲜血从他嘴中喷出落在琴声之上。

    不过他那俊秀的面孔,依旧颇有气质,甚至多出了一些柔美。

    他捂着胸口,略有不甘的看向林云,而后伸手落在琴弦之上。

    梅子画似乎还不想放弃,然而林云没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破空声响起,林云一步踏出,身后金乌虚影绽放。他化作一道惊鸿,手中琴弓啪一声,重重打在梅子画的手上。

    将他放在琴弦上的手直接弹开,林云看向对方,深吸一口气道: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清风拂过,双月湖上原本跌宕起伏的氛围,渐渐停歇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落在林云身上,神色都忍不住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看似心平气和的语气下,他们在林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冰凉的杀意,这种杀意,忍耐以久达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他们心知肚明,林云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严格来讲,梅子画早就败了,可却以近乎无赖般的态度,带着九名侍女重新与林云交手。

    此刻,只要他还敢妄动,等待他的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!

    一道道目光看着脸色苍白的梅子画,心中皆是一阵轻叹,这可是神乐世家的世子啊。

    如今败在一个过往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中,若是传了出去,对梅子画的声明肯定会有极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尤其想到,此人之前颇为狂傲,如今败在林云手中只怕更为尴尬。

    不少人面面相觑,神色极为尴尬。

    之前耻笑过林云的人,全都傻眼了,脸色憋得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无数道目光注视中,双月湖上的气氛僵持了片刻。

    可以明显看到,林云这一击很痛,梅子画很生气。可林云看似平静的神色中,身上弥漫出来的杀气,却是半点都没有减弱。

    手中紧握的琴弓,犹如利剑一般透着冰冷的锋芒。

    梅子画甩了甩手,好半天后才笑道:“你这家伙还真是心急,我又没说你没赢?”

    “承让。”

    林云收回弓弦,杀气渐渐消弭,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谁知,梅子画继续道:“就这么着急要我九名侍女?呵呵,梅子画这点担当还是有的,这九名侍女全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林云嘴角抽了下,脸色僵硬的看了眼梅子画,手中弓弦真忍不住捅过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别抛下我们啊!”

    九名侍女就这么被卖了,顿时显得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这等爱好,你留着自己用就好。”林云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梅子画却是不以为意,指着林云手中的琴弓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琴弓。”

    林云答道。

    “借我玩玩。”

    梅子画一点都没有觉得丢人,直接伸手朝着琴弓握了过去,搞得林云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小气吗?”

    梅子画稍稍用力,林云抬眸看了他一眼,将琴弓和奚琴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被梅子画的举动惊呆了,一个个下巴都快掉下去了,这家伙心咋这么大。

    梅子画尝试了几次,只能发出吱吱之声,眉头微皱,将奚琴和琴弓都递了过去:“确实挺难弄得,有空教我下。”

    楼船上琅琊宫主看了眼江映天,后者点了点头,而后身形一闪。

    “梅公子伤势不轻,琅琊天宫并无良医,梅

    公子还是早点想办法疗伤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江映天笑吟吟的道。

    他这说的自然是一通鬼话,琅琊阁肯定有办法给他治伤,明眼人都听得出来这是不给他面子直接赶他走人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。”

    梅子画淡淡的道:“琅琊榜首的前十,不是还要与三生树合奏吗?少宫主,不会觉得,我连和三生树合奏的资格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江映天嘴角抽了下,你这脸是真的大。

    十个打一个都输了,还好意思留下人,换做其他人早就拂袖而去了。

    “给他一个名额吧,他有这个资格。”林云道。

    江映天闻言诧异的看了林云一眼,而后面色不善的看向梅子画道:“林兄弟你既然说了,那就给他一个名额吧。”

    他将目光看向林云,而后试探性的问道,林云要不要第一个和三生树合奏。

    “我先疗伤吧,梅公子若是愿意让他先吧。”

    林云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疗伤。”

    梅子画笑了笑,自己服下一枚丹药后,又分给九名侍女各自一枚圣丹。

    一男九女,在双月湖上盘膝而坐,各自炼化刚刚服下的丹药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月薇薇等人赶来,木雪灵取出一个玉瓶,倒出一枚丹药递给林云。

    两人疗伤,江映天则安排柳若尘、叶晨、秦昊、以及章囚、陈俊等人与三生树合奏。

    他们都很期待这次机会,岸边众人也都颇为好奇。

    率先出场的是柳若尘,他与三生树合奏一曲,很快身上就沐浴起淡淡的圣辉。

    那是三生树在摇曳中洒下的光芒,他身上爆发出强大的精神力波动,一曲之后,他的玄宫中的精神力暴涨了整整三成。

    可抬头看去,三生树并无奇异的反应。

    既没有异象出现,也没有开出花来,三生果更是想都不用想了。

    虽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,可这般结果,多少还是让柳若尘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之后几人一一上前,他们吹奏的音律都极为幽美,甚至可以营造出种种生机盎然的意境。

    有的弹出十里春风,有的弹出烈烈暖阳,还有的吹奏出各种神话中的玄鸟落在三生树上。

    可无一例外,全都没能真正打动到三生树。

    最厉害的言天宸,也仅仅只是让三生树绽放出异象,落下些许祥瑞迎合着他的曲调。

    “这三生树有点难侍候啊。”林云睁开眼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伤好了?”

    月薇薇欣喜的道。

    林云点了点头,而后目光朝梅子画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,后者在九女陪伴下也缓缓睁开了双目。

    “梅子画的九女侍女,还是蛮好看的。”月薇薇双眼微眯,轻声笑道。

    林云感到阵阵寒意,面色不变:“与你相比,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“哼,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月薇薇笑了笑,继续道:“不过终究还是人间少见的美女,他既然输了,肯定说话算话的。”

    林云缓缓起身,没有答话,看向月薇薇道:“薇薇,你知道我被大雪压住的时候,想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月薇薇眨了眨眼,好奇的道。

    林云视野看向前方,沉声道:“那不是普通的雪,蕴含圣纹之力,梅子画以音律在上面烙印了圣纹。很冷,我当时意识已经模糊了,上一次这么冷,还是我们在玄黄界在阴风涧,我抱着你跳下去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伤的也很重,你用自己的武魂为我疗伤……”

    月薇薇神色动容,忍不住握住了林云

    的手,道:“那家伙太坏了,你对他太善良了。”

    林云看了眼梅子画,道:“算了吧,我有些摸不透他,我也是那会想起,他和我一个故人同名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姑且原谅他了吧。”月薇薇道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梅子画带着九名侍女走了过来,月薇薇神色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梅子画笑道:“林兄,我们再来打个赌吧?”

    “别总是和他赌,我和你赌吧。”

    月薇薇眨了眨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怎么办?”梅子画笑道。

    月薇薇偷偷瞥了眼林云,道:“你不是喜欢送人嘛,本殿下要是输了,也送你一人,我家大师兄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言天宸脸色一黑,略显难受。

    但自家玄女殿下,真要将他送出去,他好像也没法反抗。

    梅子画笑道:“也行,不过得换一个人,我比较喜欢林箫,你输了,把他送我,可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月薇薇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梅子画笑了笑,看向林云道:“你知道这些人为何无法让三生花开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月薇薇和言天宸都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就连木雪灵眼中闪过抹异色,视线落在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林云不知道他要搞什么,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想知道?”梅子画笑道。

    月薇薇见林云有些为难,笑道:“你若是真知道的话?何必告诉其他人,你自己让三生树开花结果,不美吗?”

    梅子画笑道:“我知道也没用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他见几人疑惑,补充道:“不是音律造诣不够,是其他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做不到,还要这名额做什么?”言天宸皱眉。

    梅子画笑道:“我是为我九名侍女求得,她们可以一起去弹奏,共享一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知道就说吧。”月薇薇道:“你想要什么,本殿下都能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她肯定希望林云能让三生树开花,再得一枚三生果的。

    梅子画道:“我确实知道,神乐世家多少知道些秘辛,这些秘辛琅琊天宫的人也未必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知道,得教我奚琴的演奏方式,当然……你之前演奏的三首古曲,也得一并给我。”

    林云看了他一眼,道:“这些你想要都可以,不过在这之前,你得和我师兄道歉。”

    言天宸刚要开口,梅子画笑了笑道:“他不需要,他本就是为你出头才拦的我,技不如人,肯定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言天宸诧异的看了眼梅子画,道:“确实如此,师弟你答应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林云不在犹豫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梅子画笑道:“那就一言为定,其实很简单,只有七个字,一花只为一树开。”

    月薇薇、言天宸、林云,甚至木雪灵也都微微一怔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梅子画却是笑了笑,带着九名侍女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一花只为一树开。”

    林云沉吟一声,看了眼月薇薇,她也将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目光对视,恍惚间都明白了些什么,可又无法真正把握住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神道阁章囚演奏完毕,三生树依旧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“林兄,你来吧!”

    江映天目光看了过来,出言相邀请。

    声音落下,不仅仅是湖面上已经失败的人,岸边众人也都将目光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都颇为好奇,八百年都无法开花的三生树,林箫能否再次让她开花。( 一世独尊 http://www.jlxs8.com/0_996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