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唐朝工科生 > 第二卷 草原呼保义 第六十一章 走对了第路
    只有忠臣,在皇帝老子面前说什么都是可以理解的,于是“弘文阁”诸学士的脸都绿了。当然情绪上跟帽子绿了也差不多,原本以为杜构就是个落水狗,没想到它在水里撒尿拉飞机线啊!

    孽畜!

    李董并非不知道这群老油条是打算“以大欺小”“以老欺少”,杜如晦前脚死,他们后脚就敢折腾杜构……这人品,必须是朝廷栋梁啊。

    然而杜大郎的表现,超出了李董的预料。在登莱时候的杜构,见了皇帝那是诚惶诚恐,属于全面跪舔五体投地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的杜构,带着一股子不可名状的狠劲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李董很是高兴地点点头,众臣也不知道老板到底在说什么好。但李董看着杜构的眼神,那是相当欣慰的。

    “克明后继有人啊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赞叹,可以说很高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没人会认为杜氏后人还能有谁及得上杜如晦,别说外人,就是杜氏内部,那也是很清楚的。杜如晦这样的天才,那是杜氏几百年攒人品攒出来的。更让杜氏子弟绝望的是,他们在智力手腕上,已经很难达成杜如晦的成就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连做好人好事积攒功德,都不可能比得上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旁人懵懵懂懂的,只以为杜相公这一趟灵车漂移真好看,坟头蹦迪的场面也很热闹。却不知道杜相公这一手公开的浮夸“薄葬”,关洛一二百万人要谢他。

    那种开丧守丧一趟就要举债导致赤贫的人家,在贞观二十二年,真心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至于寒门中的有识之士,则是瞧的更深远一些。杜相公在“礼法”上的狂放不羁,简直是就是摁着关洛豪门的脸狂抽,更带劲的是,杜相公他不怕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怕?

    因为他都死了啊!

    有种考古了他的坟包去!

    于是乎,恨杜相公赌咒杜氏的人虽多,感恩戴德的却是十倍百倍。杜氏的“功德”,在这一刻是立了起来的。

    此时还不觉得如何,但几十年上百年,一代人两代人,只要杜氏门生没有死光。这“功德”在史书上,就是厚重的一笔。

    当然了,史书自然是不会说杜相公的灵堂可带劲了!

    “圣上谬赞……”

    杜构老老实实地等候发落,他是不怕的,也没什么好怕的。越怕这帮老东西越要踩着杜氏,越怕越会招来恶狗在身上胡乱攀咬。

    “少待朕留你问对,现在先行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臣遵旨,臣告退……”

    丝毫没有拖泥带水,杜构转身出了大殿,又一次回到了廊下,此刻,廊下的护卫们看他眼神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蔡国公,怎么地又到廊下来了?”

    廊下站着小黄门,正是传消息入京的欧文,手里的拂尘稍微挥了挥,把杜构衣衫上的灰尘掸干净之后,这才重新站好。

    “欧内官,适才怎地没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嗨,我也是刚领了腰牌,如今调来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欧文面有得色,混到这会场外面,那是典型的近侍。不出意外,如果要外放,那也是顶级的天使。

    以前去外地,那是辛苦差事,可现在交通工具得到了极大改善,加上“水土不服”这种病症的治疗,也有了极大的提高,这使得欧文连闯荡四海的心都泛出来一点点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四海行情,他是谁?他是在江汉观察使府也能入席吃吃喝喝的啊。这光景正是“宣政总制院”整理人事的要紧时刻,欧文从“干爹”康德那里,也是打听了不少消息出来,这要是扶桑地有了一家两家衙门,他要是过去,怎么地也要混成个“太监”,皇命在身,鬼神辟易不敢害呐!

    至于金银财宝什么的……身外之物,绝对的身外之物。

    杜构刚才出了一口恶气,心中正爽,这光景见了欧文,顿时来了精神,他一个老实人,居然也眼珠子微微一动,显得有些狡猾,看得欧文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“欧内官。”

    “嗳,蔡国公,叫我小文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构如何敢当?”

    说着,杜构看了看左右执戟士,然后凑近了小声道:“欧内官想去东海还是南海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欧文猛地一愣,接着又听杜构来了个劲爆消息。

    “适才陛下问我些许东海事体,构虽非能臣,却也知忠心二字,便是有一说一,问什么答什么。一时心直口快,便举荐东海大豪王万岁为陛下办事。”

    王万岁?!

    知道啊!

    而且欧文知道的比杜构还多一点,猛地来了这么些,欧文脑子转的飞快。他是阉人不假,可也是有雄心的。往常倒还罢了,去了一趟武汉,大开眼界之余,那见识,简直是蹭蹭往上涨。

    “王东海……”欧文嘀咕了一声,他一个内臣,跟杜构本就不该如此嘀嘀咕咕,不过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,欧文直接对杜构小声道,“公爷,你可知道,倘若没有‘宣政总制院’一事,其实已经有人准备让‘王东海’为一州刺史?”

    “甚么州?!”

    杜构也没想到啊,他本以为欧文就是个小阉奴,能懂个卵。

    可怎么可能呢,一个阴阳人死太监,掏出来比他还大!

    “羁縻州,筑紫岛及伊予铜山……这‘铜山市’,原本就是要升格为县,一应人员都已妥当,连奏疏都写好了的。”

    这消息当真劲爆,欧文一边说额头上一边冒汗,他担着极大的风险。这是要赌一把,赌赢了杜构人品,那他大赚;要是输了,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其实欧文赌性并不大,可睡觉杜相公在天之灵给力呢。欧文兄弟二人固然是阉了做皇家奴婢,可也是有族人的,杜相公这一出,当真是给他们家族减轻了不少压力。杜相公死了尚且给人便利,这人品,是可以赌一把的。

    更要紧的,欧文在武汉见识过杜荷这个渣滓,杜相公的儿子,不可能都是渣滓吧。杜二郎这么个人形垃圾人憎鬼厌的,杜大郎要是再矬,整个杜氏有杜相公也镇不住啊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杜相公的一应丧葬,过手的是谁?

    欧文一听说是张德,当时就断定,杜相公跟张使君,那必须是有勾当。承袭蔡国公爵位的人是杜构,那将来杜氏沟通,必然也是杜构和外界。

    于是不难得出一个结论,杜大郎跟张使君,那也未必关系清白。

    既然不清白,那就妥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杜构嘀咕了一声,眼睛一亮:老子他娘的走对了路?嘿!

    也难怪许敬宗要急眼,许氏原本在“王下七武海”中也有份子,倘使“宣政总制院”在扶桑地的衙门一把手成了王万岁,董事长和朝廷固然没什么损失,可“王下七武海”的日子,那就真的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杜构和欧文面带微笑,很含蓄,很内敛的样子。( 唐朝工科生 http://www.jlxs8.com/0_886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