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历史小说 > 后手 > 正文卷 第三百四十 八章 新情况
    陈永义两年前,就以一分局侦缉队副队长的身份,调到了市局侦缉队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是市局侦缉队副队长,应该说整天有忙不完的案子。

    竟然因为心里烦,找路承周聊天,实在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陈大队长找我聊天,实在是荣幸之极,走,前面有家不错的酒吧。”路承周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以前你来英租界干巡警,我真心反感。但现在,我是真想跟你一样。”陈永义到酒吧后,找了个僻静的角落,喝了口酒后,感慨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啊,我这里正好缺上副巡官,你来不来?”路承周笑着说。

    他知道陈永义现在也成了老烟枪,掏出一包烟,扔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,我的英文烂得很,为英租界只会给克莱森琪先生丢脸。”陈永义摇了摇头,他只是发发牢骚罢了,真要让他来英租界,还真的难下决心。

    但是,他羡慕路承周,也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刚毕业的时候,他很不理解路承周到英租界当巡捕。

    但他在一分局侦缉队干了一段时间后,慢慢就理解了。

    路承周为洋人做事,至少可以替华人争取点利益。

    他在一分局侦缉队,完全就是当权者的打手。

    抗战之后,他几次想辞职不干。

    可是,脱下警服,他又能干什么呢?

    从警察教练所,他所学习的,都是如何当好一名警察。

    一旦从事其他工作,又得从头学起。

    “最近怎么样?听说刘同宇有可能当市长?”路承周点了根烟后,靠在椅背上,问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事了,知道吗,今天我就当了一回抗日者,竟然在街头散发传单。”陈永义低声说。

    刘同宇为了反对潘家才来当市长,让警察局的人,换成便衣,到街上散发传单,制造舆论。

    同时,地方士绅也跟进,他们在警察局的授意下,特意跟到日本海沽陆军特务机关,递交呈文,明确反对潘家才来海沽当市长。

    “什么传单?”路承周一愣,侦缉队都是抓送发传单的,什么时候,也变成发传单的了呢?

    “还不是反对潘家才来海沽上任的传单?”陈永义摸了摸身上,掏出一张传单递给路承周。

    “刘同宇的行为也太卑劣了吧?”路承周看了一眼传单,上面写着,海沽全市市,一致反对潘家才来海沽。

    海沽市长,应该由海沽人担任,等等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这让人一看,就知道是刘同宇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一定,日本人还是很看重民意的。”陈永义说,他也是没有办法,发了传单后,也没回局里,直接跑到英租界找路承周喝酒。

    “其实,不管刘同宇当不当市长,跟你也没什么关系。”路承周原本想跟陈永义说说潘家才,但话到嘴边,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陈永义是个很好的警察,但也很刚直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担任侦缉队副队长,主要是因为才干,与后台没有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陈永义毕业之后,虽然一路升职,但从来没有依靠私人关系。

    他在警察局,也没有私人关系。

    “他可未必,刘同宇当了市长,说不定下面的人,都官升一级呢。”陈永义笑着说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也知道,如果不抱这些大佬的粗腿,他很难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在一分局时,他也只是副队长。

    到局里后,虽然升了职,但依然是个副手。

    警察局现在的侦缉队长是湾湾人蓝大海,深得日本人信任,他没有理由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你要想当官,是换思路才行。”路承周意味深长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现在,我不想碰特务案子,只想办刑事案和治安案。”陈永义摇了摇头,端起酒杯,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他这话,也就跟路承周说说,换成其他人,绝对会闷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“永义,我们是不是有同学在法租界巡捕房?”路承周突然问。

    杨玉珊今天的话,让他留了意。

    金惕明确实有报复情报三室的动机,但杨玉珊呢?她为了上位,也为了拉拢陈树公替日本人效力,是不是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?

    陈树公在法租界的住处,当时知道的人不多,甚至连军统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徐树基就在巡捕房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陈永义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徐树基当初到法租界时,只是一个小小的巡捕,但现在,也升为探长了。

    “下午去法租界,请徐树基一起吃个饭怎么样?”路承周突然说。

    陈永义来了,正好可以借这个名义,请徐树基吃饭。

    当然,路承周是想打探一下,史红霞被杀的案子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出钱,我去哪里吃饭无所谓。”陈永义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我请客没问题,但你得约人。”路承周说。

    “我约人没关系,但吃饭的地方得由徐树基定,他熟悉法租界,我要选个最贵的酒店。”陈永义大笑。

    两人约好,下午五点半电话联系,路承周特意在警务处办公室等着。

    下班后,路承周直奔法租界,去了国民饭店。

    在这里吃饭,气氛比较好,而且没人打扰,当然,价格也很贵。

    英法租界相邻,路承周与徐树基联系得都不多。

    他每次来法租界,不是与刘有军接头,就是与川崎弘见面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是办私事,会尽量避免与徐树基打交道。

    虽然这几年没怎么见面,但三人都是同学,见面之后还是很亲热。

    徐树基个子不高,比较单瘦,四年不到,能在法租界干到探长,也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树基,法租界之前发生了一桩史红霞案,你还有印象吗?”路承周随口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,据说是日本暗杀团干的。”徐树基顺便说。

    “日本暗杀团?他们在法租界,也这么无法无天么?”陈永义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“日本人什么时候安分过?我们抓到了一名枪手,他承认是受暗杀团的指使。但他本人,是帮会中人。因此,如果有人来问,哪怕是家属来问,也都只能说是入室抢劫。”徐树基叹息着说。

    这顿饭虽然花了路承周十几元,但他觉得很值。

    史红霞竟然死于日本暗杀团之后,路承周可以断定,那两个人,原本是用来暗杀谭天君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中山良一突然临阵换人,这一着真是很妙呢。

    暗杀团之所以能找到陈树公的住处,一定与史红霞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当初连军统海沽站的刘有军,都不知道陈树公的真正住处,日本人又如何能知道呢?

    史红霞被杀后,陈树公就愤而背叛军统,协助日本人端掉了北平站和保定站。

    如果史红霞不死,杨玉珊未必会上位,陈树公也未必会背叛呢。

    回到英租界后,路承周依然去了宪兵分队。

    “主任,下午金副主任与三室,差点打了起来。”李继平看到路承周进来后,马上过来汇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打起来呢?”路承周一边朝办公室走,回头问。

    “三室的人想见胡然蔚,金副主任不同意。别说,金副主任的身手真不错,一对三,把情报三室的人都打趴下了,包括陶阶。”李继平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陶阶可是原来军统华北区的行动处长,身手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可是,陶阶在金惕明面前,连三招都没过,就被金惕明一脚侧踢在耳部,当场就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金副主任没事吧?”路承周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只要没出人命,他希望事情闹得越大越好。

    “金副主任没事,现在亲自守在地窖,任何人都不能进去。”李继平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走,去看看。”路承周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,突然折返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到地窖时,就看到金惕明搬了把椅子坐在地窖门口,像尊门神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金,吃晚饭了没有?”路承周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吃。”金惕明脖子一扬,今天算是打出了威风,要不然,别人还以为他是好欺负的呢。

    “李继平,你赶紧去附近买两斤饺子,再来只烧鸡,打一斤酒。要快,半个小时之内必须送来。”路承周转头吩咐李继平。

    “金教官,抽根烟。”路承周递了根烟给金惕明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金惕明点了点头,他很享受路承周对他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这里交给皇军就可以了,有他们在,三室的人还进得去么?”路承周亲自给金惕明点上火,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这帮日本人也靠不住,给点好处,什么事都肯干。”金惕明吸了口烟后,不满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路承周诧异地说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日本人都是很死板的,或者说,他们很尽职尽责。

    “日本人也是人啊,他们也要吃喝拉撒,在英租界,什么都要钱的。”金惕明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守在这里,也不是个事啊。你守得了一时,还能守得了一世?”路承周说。

    “胡然蔚没招之前,他是不会离开的。”金惕明摇了摇头,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他妹妹没来,能招?你不离开,谁去帮你把人带来?”路承周心里一动,故意说。

    他估计,三室的人要进去,也是为了此事。

    ps:月底了,大家手里还有月票么?加更求票。( 后手 http://www.jlxs8.com/0_765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