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姐姐的诱惑 > 第五十二章 胡言乱语
    雪儿闭上眼睛那娇羞的模样甚是可爱,等待着我吻下去,她的小手凉凉的,有点紧张,但我没有吻下去,因为在这一刻我想到了杜丽,也想到了表姐。《+乡+村+小+说+网 手*机*阅#读 m.xiangcunXiaoshuo.org》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雪儿,你该不会喜欢上我了吧?”

    雪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,她的目光闪过一丝失望,接着啐了我一口说道:“谁会喜欢你这个花和尚?”

    我用力的捏了捏她的手说道:“你可不要欺骗你自己哦。”

    她这才意识到她的手被我抓着,慌忙的抽出来骂道:“流氓!就知道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好了,我不欺负你了。”然后我从旁边的冰箱中拿出了还剩一只烟的烟盒点上。

    雪儿说:“你还挺会藏东西的嘛。”我尴尬的笑了笑,我们站在窗户旁边,没有开灯,清冷的月光照淡了夜空,我说:“雪儿,陪我聊会天吧。”

    雪儿一屁股坐在了饭桌上,将两腿收上去,抱着膝盖说: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知道,就随便聊聊吧,我忽然间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雪儿说:“聊聊你和你表姐的事情吧,我还没有见过关系向你们这么好的姐弟呢。”

    我哑然一笑说:“我们的关系好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好啊,虽然两个人在赌气,但是中午的时候无霜还是给你带了汉堡回来,谁知道你却不在,吵完架后又整整哭了一下午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哭得那么伤心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雪儿接着问:“你们是真的姐弟么?我怎么感觉就像小两口吵架一样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她误会,我就开始对雪儿讲我和表姐的故事,从我们小时候开始讲起,我慢慢的诉说着,雪儿仿佛成了最优秀的倾听者,没有说话,就只是乖巧的听着,俨然一个爱听故事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是指腹为婚啊,我说怎么感觉无霜对你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就是啊,都是这封建礼教害死人,她读个大藏小说都没有明白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雪儿说:“这不关文化程度的事情,这是信念。”

    “信念?”

    雪儿接着说:“对,是信念,无霜是个敢爱敢恨的人,一旦她认定的东西就不会轻易改变,与其说她是喜欢上了你还不如说是她对你产生了依赖,要知道在藏小说校里边叫她起床吃个早饭都非常的难,可是正如你所说她在家能够早起吃饭,甚至上课。”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雪儿,没想到她将这些事情分析得那么透彻,我说:“那要怎样让她摆脱这种依赖呢?”

    雪儿说:“干嘛要摆脱?你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我彻底无语了,这小丫头的观点怎么和沙青那么的像,我说:“可是我们是姐弟啊,她迟早要嫁人的,我也迟早会有女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雪儿摇了摇头说:“将来的事将来再说,我始终相信,要是真爱的话,武松是会和潘金莲在一起的,我不希望你们重蹈水浒传里边的覆辙。”

    聊了这么大半天我还是睡不着,我说:“雪儿,我还是睡不着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雪儿从桌上下来,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说道:“要不要我陪你睡啊?”

    一时间我再次血气翻涌,脑子里一下就出现了雪儿将内裤拉到膝盖坐在马桶上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我想抓住她,可是她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,并且重重的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这小女子怎么藏小说表姐那一套呢。唉…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我走在了去藏小说习韩语的路上,不过现在队伍壮大了,多了一个雪儿。

    由于我和雪儿昨晚聊的挺起劲,她早上有点爬不起来,可还是硬生生的被表姐蛮横的拉了起来,说是带她去见识见识。

    我知道表姐的目的肯定不是见识见识那么简单,吃早饭的时间一问才知道她是拉着雪儿去替她报仇的。

    我问:“霜姐,还有你打不赢的人么?就算你打不赢,对着你隔壁练跆拳道的屋子吼一声,那些家伙还不前赴后继帮你搞定啊?”

    表姐说:“要是拳头能够搞定我早就将那几个小妖精打得半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,原来是女人之间的战争啊,我问:“难道你是身材比不过人家?不会啊,我昨天没见到身材比你好的啊。”

    表姐得意之极,胸部微挺,仿佛又大了几分,说:“那是,你表姐我这身材当仁不让的是全场焦点。”

    雪儿打着哈欠问道:“那你是哪点比不过人家?还需要我亲自出马?”

    表姐顿时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,满脸失落的说:“可是那几个小妖精虽然长得没有我好看,但是她们舞蹈基本功比我好多了,在自由练习的时候老在我面前晃悠,还用挑衅的眼神看我,想一想我都生气,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。”

    我吃惊的问:“雪儿会跳舞么?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雪儿是少数名族,并且是能歌善舞的土家族姑娘,虽然在藏小说校里边没有展露过,但私底下跳舞可是非常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用不相信的眼光反复打量了一下雪儿,一米六八的身高,纤细的腰部,此刻虽然睡眼朦胧的,但是让我不禁想象起她跳舞的模样。

    雪儿说:“先说好,我今天去就是帮你看看,要是她们舞蹈功底还行的话我就跳,要是太差劲的话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表姐连连点头:“你去就在一旁带着帮我扎起,有你在旁边我有信心些。”

    雪儿的言下之意就是不要么就不跳,要跳的话就得来个最好的对手,这话让我怀疑她一定是舞林高手,有那种一代宗师的风范,一想昨晚看到她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肚子,我就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我们之所以能够这么毫无顾忌的聊着天,当然是因为我们在徒步,我的摩托实在是小了一点,挤不下三个人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才没走两步表姐就在闹不想走了,于是顺手就招了一个出租,然后爽快的就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,要是在平时她可不会坐前面的,今天例外是因为她还没有将我的钱还给我。( 姐姐的诱惑 http://www.jlxs8.com/0_684/ 移动版阅读m.jlxs8.com )